• 2007-09-03

    不矫情了 - [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8077416.html

        一会儿开会,so暂时无聊地浏览下自己博客。我靠,我这前几篇写得也太矫情了吧,看得本人都脸红。。。 其实我哪有那么多愁善感痛哭流涕的。汗汗汗汗汗。。。。。。

        前天晚上一群女人出去看流星,韩国姐姐还赞老妈给俺剪的头真好看。。:)可恨我被迫剪之前还左推辞右讽刺的。结果去了大操场没一点迹象,某协会成员搬了台大望远镜组织大家看月亮。不过已经有心理准备是10点到12点或者2点到5点或者看不到,俺们几个就溜达到五月花广场去听旧友乐队了。感觉很好,有古典、民谣、JAZZ和POP。观众来了又散,散了又来。小提琴手、吉它手和键盘手都陶醉在自己的情绪里。还有个像软软月饼的大黄月亮挂在头顶。有围观的人上去唱歌,自娱自乐。弄得破嗓子同学我都有冲动,结果忽悠了几个人没成功,还是作罢。这严重证明我是被动主义者,喜欢跟着别人瞎混干没谱的事儿。其实韩国姐姐哼唱得超好听。。。。。吃了一堆点心肚子撑圆后,俺们又回了大操场。结果夜幕一来临,这儿就冷风嗖嗖的,没一点白天的温暖舒适。打道回府拿了外套还有报纸杂志床单。剩余的四个女人就躺在了操场上翘着二郎腿扩大视野,还自个儿笑得嘎嘎的,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和玩笑。不过最后还是满足了,我模糊地看到了三四颗流星(不是错觉),忘了许愿,但脑袋里有俩类似愿望的念头,其中一个跟自己无关。我多伟大:)四个疯女人在操场上停留到最后一刻,没有任何别的人。只是黑暗、寂静、月亮、星星。我们多伟大:)

        那天下午还在网上和失去联系好几年的珊儿聊了半天。说以前,说最近。可能没五六年前的刻骨感情了把,可我的感觉还是很亲。有缘的是,她竟然也在东北。不过她会回厦门工作的,聊着聊着她就开始在那儿忽悠我去厦门。以及我们n久以前的约定,武夷山武夷山。。。其实蛮希望这一年能在这里见到你的。说起忽悠,今天恩和电话里说着说着又开始忽悠北京。北京的同志们啊,我服了你们了。不过想想也是,可能会辛苦一点,可能对城市有抱怨。但是一堆亲们在,那会是多贴心的事儿~

        那天真是挺开心的。唯一郁闷的就是在pps上看了《南京梦魇》。影像不是特别清楚,还同时聊着天,所以整个气氛没那样,只是胸口闷的难受,掉了两滴泪。要不然估计保不准我就哭崩溃了。记得某天看《Nanking》的评论,说,电影散场后,几个大男人,眼眶都红红的。恩,这样不麻木,总是好的吧。

        该说啥了。。。。恩,让我找到唐师曾的博客了。初中的时候贼喜欢他,因为一个什么环球杂志上有他在美国生活的有趣故事,貌似他伯母还是麦克阿瑟将军的助理吧,那时候还在日记里写了好多赞扬他的话。后来看北京台一个系列节目,知道他开车从北京到喜马拉雅,到可可西里和秦岭探险野保,冒着生命危险潜入伊拉克,因为受辐射得了白血病。总之很多很多,什么洪水大火地震骚乱瘟疫战争他都上。他是有责任的人,活在路上的人、坚韧不拔的人、对生活充满激情的人。后来就升格成我偶像了,和周恩来林徽因奥尔布莱特并列。只是再后来我渐渐远离了这些热爱和激情,无限地沉醉在平淡和小折腾的生活里。遥想当年,和好几个人挥斥方遒地决定以后要当战地记者要从事野保起码也去训个海豚。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机会和时间选择不。。

        又有矫情的迹象。。。 还是忍不住。最后再扯一句,我爱死长春的蓝天白云了。在别的城市从没长时间地看这么漂亮的蓝天白云。特别是走过体育馆后面的时候,靠,那简直是画儿么。不行不行,我得抽空把《天空之城》再温习一遍。蓝天白云蓝天白云,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

        很不好意思地,再多一句。那个,不出意外,也有时间的话,我要恢复我的童年系列了。虽然收集资料挺烦人的,但多开心啊,比教课写论文学外语看公务员书开心多少倍了。。。。

    分享到:

    评论

  • 蓝天白云,湛江最好。就怕好景不长了,宝钢要来。
  • 恩...还是北京吧,哀家在北京就会持续不断的对你轰炸的~~哈哈
  • 期待下一期童年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