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1

    堵心的北京 - [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75391038.html

        哇咔咔,庆祝今天早早地悠闲地闪到目的地,木有堵着木有挤着。唉,我啥时候开始为这破事儿庆幸开心了?
       情况是从上周五开始恶化滴。话说上周五因为临时降温,所以放弃了去五道口和大家吃吃喝喝,决定回家。结果在看到一辆空空如也的公交开过来后,全然忘记周五和雨天的双重可怕形势,飞奔着挥别地铁冲着座位跳上了车。结果从国贸到前门,我生生地被堵了两个小时,其间一直犹豫要不要下车换地铁,但总自欺欺人地觉得也许过会儿就好了。终于在前门因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想砸车的冲动,跳下公交坐了三站地铁到了长椿街。可更杯具的是,在长椿街我还是得换公交,于是在雨中苦苦地死死地昏昏地等了很久,在一辆宽松的54路开过来之时,被人流裹着像一群蚂蝗一样涌向了车门,在被挤上车的过程中,我那个痛不欲生,甚至觉得自己的肋骨有可能被挤断了一根。上车后,东倒西歪无法呼吸地行进了二十分钟,才走了一站。NNGX,下车脚着!就这样,大概耗时将近三个小时回到了家,我猜我纯走路也差不多的,MD!
       周一吸取了教训,坐地铁了,但不想换乘,于是决定在一号线坐到南礼士路再坐三站公交回家。很顺利地,20多分钟速度地到了南礼士路。出来后还犹豫了一小下要不要走路,因为以前经常在工会大楼下车直接走回去,南礼士路离工会大楼也不过300米。但下雨,实在没心情像以前一样只是为了享受凉风和花香而走。于是傻傻地杵在了那儿等公交,但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数次想走侥幸心理又占了上风。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还是以蜗牛爬的速度在往前挪动,悲愤的我又提前一站下了车脚了回去。虽然这次路上总共花了一个半小时,比上次进步太多,但这次八站地铁的耗时和三站公交的耗时比差不多为1:3,巨无奈。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我赶上早晚高峰的几率目前来看一星期只有三次晚高峰,其余时间大抵都能畅通无阻,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了。很难想象,要是这样的情形不会改变或愈演愈烈,每天正常朝九晚五乘坐公共交通的人情何以堪?这个地方,人多得已经超出了它能承受的负荷,再加上各种制度和政策的不完善(比如一天到晚的交通管制),它改变的空间其实已经所剩无几。对我来说,是不是该认真考虑去南方小城的小梦想了呢。虽然对北京的感情很深,但不想因为它变成一只碌碌奔忙的小蚂蚁。我想住在一个干净的、安静的、骑自行车不费太大力气就能绕半个城的城市。那会让现在喜欢到处乱跑的我,依旧热衷于做一个东奔西走的人。
       PS:之前和倒霉熊一起做过北京交通的研究,看了不少专业的论文。堵塞问题是一大方面,但都注重问题的分析,谈到对策却轻描淡写,不知道是为何。
       PPS:目前最痛恨的还有红绿灯。每次绿灯都过不去,车们都双向拐弯,拐的还是大弯。红灯有时候却能畅通无阻,直行的拐弯的车这时候通通不走。谁设计的啊,烦死了,这让行人怎么能遵守交通规则?

       周末总结吧。上上周末,周六和葱白儿去了南海子的麋鹿苑,小时候在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就知道这个地儿,是传说中四不像回归祖国后生活的地方,只是没想到里面的风景竟然那么美,很有些缩小版的非洲草原感觉: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彩,弯弯的河流,绿绿的青草,粗粗的树木,懒懒的麋鹿,是一幅特别美的画面。除了四不像们,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非猛兽动物,部分圈养部分散养,孔雀更是在园子里四处溜达,完全可以去偷摸一把耍一下流氓:p。周日,和葱白儿去了翠微山麓的法海寺,其现存名声主要是因其明代绘制无与伦比的壁画,还有五百多年历史的两棵白皮松以及铸有汉文梵文的大铜钟,但遗憾的是没找到曼陀罗藻井在哪儿。坐在寺庙的台阶上发呆,整个依山而建的园子几乎空无一人,只有风穿行而过的声音。那一刻,虽然不信佛,心也是宁静的。出了寺庙后爬山,爬到一半又睡了,辜负了初秋山中的美丽。写到这儿,忽然想插一句话,两年,几乎每周末都出门,北京还有好多值得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没有看过去过,这是别的地方永远比不了的。上周末,因为周五堵车被整崩溃加天气不好,两天没动窝,就周日跑到葱白儿家逛逛超市买买菜做做饭上上网看看书,难得变身为宅女,算是调整了下。
     
       明天中秋,希望每个人都能过好自己想过的节日吧。因为有课加讨厌节日人流,还打算宅,然后第二天去小桌家聚上一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银山塔林 2008-09-21

    评论

  • 北京脆弱的交通由于脑残的限行政策变得奄奄一息了。虽然我被堵被挤的时候不算多,但那种堵心的感觉让人有种逃离北京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