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5

    钟鼓楼 - [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59347175.html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
       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
       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
       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
       小饭馆里面辛勤的是外地的老乡们
       他们的脸色象我一样
       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 望不清那西山
       水中的荷花 它的叶子已残
       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
       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
       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
       钟鼓楼吸着那尘烟 任你们画着他的脸
       你的声音我听不见 现在是太吵太乱
       你已经看了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还不发言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 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 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面
       我的家就在钟鼓楼的这边
       我的家就在这个大院的里边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家就在这个地球的上边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听歌,主打是王菲和李健两个版本的《传奇》。但是听着听着,音乐跳到下一首的时候,就忽然被何勇的《钟鼓楼》感动得无与伦比,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然是感动的而不是恶心的)。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这么矫情了,作为一个来北京不到两年的人,听着银锭桥再也望不清那西山,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会那么那么的伤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去年过年跟小狐狸在钟鼓楼前看烟花的时候也聊到过,我们恨它的喧闹堵塞压力混乱,也不喜它的热闹洋气繁华骄傲,但却爱那些自己并未经历过的传奇和古老。
       比如摇滚。昨天听的音乐里之所以有《钟鼓楼》,是因为前不久又看了一遍94摇滚中国乐势力的香港演唱会。何勇唱这首歌的时候,穿着海魂衫系着红领巾,时而昂扬地高亢时而又低落地感慨。在他旁边还有安静吹奏的窦唯,沉醉敲打的刘效松,以及当年看起来很妩媚穿着行为都很花哨弹吉它high到不行的讴歌。讴歌,谁能想到他现在会是《幽兰操》的作曲人,王菲果然还是一直都那么喜欢你们。昏,我怎么又扯到王菲身上来了。话说当年上初中的小女孩我,装模作样追赶潮流地听过几首北京摇滚,唯一听全的专辑是黑豹的《无地自容》。但终是不在那个氛围,于是后来摇滚对于我的唯一意义就是它是我爱上王菲的媒介。没想到许多年后,在二十好几的时候,我又滚了起来,不仅滚英伦的也滚老北京的,甚至会为94那场演唱会花痴无比夜不能寐甚至热泪盈眶。来北京后,有时会去MAO什么的听乐队,也有激情也有感动。于是忽然想到,如果我生在那个时代这个地点,我也应该会每天疯狂地追随那些牛掰哄哄光芒闪闪。
       只是当年的唐朝,我再未体会过。张楚,在MS音乐节里朋友现场电话过我。何勇,同一个音乐节里我看到老去发胖的他,在父亲的三弦儿伴奏下再次唱起《钟鼓楼》。窦唯,在歌德学院的庆典里我听他在帷幕后弹古琴,偷偷从角落窥探眉眼沉静的他。只有,在那场演唱会上并未出现的崔健,依旧下着一个又一个激扬的蛋。我记得歌德学院那晚戴白帽子的他一上场,疯狂的人群就立刻爆发。他们的理想和年代。
      
       再写下去我就跟30多40的人为伍了,哈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吧,当年的他们,是多么有男性荷尔蒙的魅力,就算是白白净净的窦唯,那丹凤眼儿薄嘴唇儿本来就很招人,再加上黑色的歌儿一唱单手的键盘一弹,那个魅力无限,十个他都不够女人分的。不行了,我要奔去看他敲鼓歌唱吹笛子弹键盘穿黑西服理小平头的视频了,顺带再N次地重温王菲99年的日本演唱会,鼓窦唯,和声窦颖,吉他张亚东,打击乐刘效松,还有童童的影像和王菲的摇滚,黄金的组合,最好的时光,最美的回忆。

       最近也没啥可总结的,就是希望天暖和些爬爬山徒徒步啥的。另外,前一段做梦很奇妙,就像放电影似的把儿时的朋友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工作后的朋友都梦个差不多,我想我应该是想念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吧。最宏大的一次是梦到一次上课,课堂上集中了我各个阶段的主要朋友。而我的同桌还是我小桌。哈哈,还梦到下课后我和她还有猫同学去郊外玩,真是好玩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