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4

    冬天的雪花 - [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56155389.html

       新年北京又下雪了,而且接连两场。一场是轻轻飘飘的铺垫,另一场则是铺天盖地的美丽。虽然冷得很,但总还是开心的,因为冬天的雪花也是儿时和少时最美丽的回忆呢。
       小时候下大雪,会和爸爸一起在家门口堆雪人,给它黑纽扣眼睛和红萝卜鼻子,还往它手里塞一把旧旧的扫帚。每次雪后融化的时候我都会很难过,因为本来神气活现的雪人会慢慢嘴歪眼斜耷头耷脑直至消失不见。最难过的一次是院子里的小朋友打雪仗的时候把还好好的雪人给分解当了武器,那次失声痛哭了都,就算爸爸为了哄我重堆了雪人还是一直哭,因为以前那个仿佛有生命的朋友再也回不来了。
       后来上了小学,雪人很少堆了,最热衷的就是打雪仗,这种热爱一直持续到大学。而且貌似冬季学期的期末考试时间都会有大雪,正好考试完大家都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学校操场就开始人声鼎沸地展开混乱大战。我呢,也是不良分子之一:曾经用雪球把别人眼睛砸得半天睁不开,曾经顶别人膝盖害人家狠狠摔到雪地里,曾经把雪灌进别人脖子里害人感冒发烧。唯一一次的怜悯之心存在于高中时的某场雪战,还不是给人的。那次操场中央漂亮的大雪人被男生们拆了当武器,也许我想起来小时候的那个雪人了吧,当时还是挺心疼的。
       上大学后在南方,雪就很少见了,就算下雪也是湿湿的,触地即化,根本留不住。唯一一次可以玩闹的是在大一冬天,难得操场上积了雪,我们寝室的八个和联谊寝室的六个裹了围巾戴了帽子奔赴操场拍照片打雪仗踢足球,开心得不行不行。也可能出于对雪的思念吧,再次换城市的时候我去了长春,遇上数次大雪,但都阴差阳错地没有人一起闹腾。记得某个正月十五下了暴雪,那天还是HX的生日,本来说了一起出来打雪仗放烟花,但忘了为什么最后未能成行我就稀里糊涂地跟导师混饭吃去了,还害她从饭店开车回家的路上半路熄火。但是,对某个城市的热爱总是不能持久,东北的大雪固然豪气,但半年不见绿色的光秃城市还是容易让人厌倦,虽然离开后剩下的都是怀念。
       然后就是北京。08年年末无雪,一直到09年2月一场大雪才姗姗来迟。那次很兴奋,但也没啥实际行动,就是随身带了相机,拍二外白茫茫的操场,拍雪地里有人写下的文字,拍路边车玻璃上划出的笑脸。也终于在雪后的第二天去了故宫,但可惜只有背阴处有些残雪了。不过在养心殿里看到很有创意的雪人,就忽然觉得这个阴冷的地方还是很温暖很有爱的。接下来的一场雪就是今冬了,09年11月1号,跟一群小狗在楼下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紧接着11月中旬,正好有空就去了圆明园,由此深深爱上被白毯覆盖的冷清的九州和倒映着西山的静寂的福海。再之后就是前两天这场,昨天顶着大雪冲去了北海,虽然已经是第四次去了,但还是绕北海进琼岛逛了四个多小时。看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真是震撼得很。但五彩的点缀也是不可或缺,是那些金碧辉煌红墙绿瓦的建筑,是那些雪地里绽放的绿色红色的植物,是在囧雪人前傻傻嬉耍的囧娃娃,可爱得紧。
       继续期待下一场大雪。

       新年期间活动如下:12月31号接到数个电话询问我晚上活动安排,本来是Vancany他们叫去三里屯的,但觉得太冷晚上还得打车回,决定宅着,被这数人质疑不可能。天啊,我的贤淑形象怎么还没树立起来?后来质疑人之一发小儿同学和俺一起火锅唱歌跨了年,拥抱纪念俺们认识的第二十个年头。这么久,和这个3、4岁就可能在一起玩过一年级开始形影相随小学时时而亲密时而生气初中时让我爱上音乐体育高中时一起放学回家大学时打电话找我哭工作后又来到一个城市的还和二十年前长的差不多的小姑娘一起。只是聊起从小到大共同的熟人和朋友,才发现剩下的没几个,在刻意和随缘的态度上讨论了一些,也觉得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新年第一天呢,中午和发小儿同学告别后晚上又迎来源源同学一起吃烧烤看电视,也认识十年了啊这帮高中朋友,时光如流水。。。新年第二天去拜访一个长辈,虽然向来对除了爸妈以外的亲人都比较疏离,但那天然的亲切依旧还是在的。第三天就忍不住皑皑大雪的诱惑奔去了北海,从中午12点多折腾到晚上7点多。远在成都的糖同学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取消,也没回来。话说,这孩儿也是我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