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5

    徒步中轴线 - [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53903436.html

       终于发现,对我这么不安分滴人儿来说,“宅”还是很难修炼的境界。于是表面上居家贤淑的同学在看到蜗牛发起暴走中轴线的活动时,一刻也没犹豫,立马就给他发了豆邮报名,并忙不迭地在活动前一天第一个发短信确认,生怕活动因为之前的大风而取消。
       暴走,抑或说是徒步,从事这项活动自两年前始。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徒步,是在长春净月潭的山路公路雪地泥泞里四个小时走了二十公里,虽然之前游山玩水显示出来的体力貌似颇强,但那次穿个帆布鞋的我走到最后都是在甩脚踢正步了,之后腿脚更是疼了将近一个星期。但自此开始爱上户外运动,每个星期都要去自虐一把,不过也只是持续了半年的时间。现在的兴趣只限于偶尔的徒步爬山露营,连滑雪都给摔怕了。在这之中又最爱徒步,甚至变成了出门旅行时的必修项目,因此被级花儿和宁宁称作“暴徒”:)最喜欢的,是在晴日蓝天下走青山绿水阡陌田野,也是在月影星光中走宽阔大路幽深小巷。但偶尔的时间倒错,也是爱得不行:比如某次在黑夜的满山萤火下徒步水流潺潺的江边,比如这次在白天的车水马龙中暴走北京的龙脉中轴线。
       说回这次暴走,就让我记下快乐的流水账一篇吧:12月12号,天很蓝,上午十点一行人便聚集在永定门城楼北侧,沿着历史的中轴线向北行进,只可惜,这如今光秃秃的永定门城楼只是为了迎接奥运会的冒牌货而已,建筑可以复原,可昔日的文化价值却早已荡然无存。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一路产生了许多类似这样的感触,比如前门大街新修的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商业街,比如正阳门箭楼前杵着的那棵傻大傻大的圣诞树,比如地安门内外大街两旁被贴上“坚定不移推进拆迁”标语的建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不是happy的流水帐么,我怎么开始牢骚建筑和拆迁了?重新开始重新开始:我们先是在永定门内大街的中轴线上行进,能远远望到前方的正阳门箭楼。大家不多时便开始你说我笑拍照蹦跳,某位话唠也终于开始了他停不住嘴的一天(不是我):p。接着进入天桥南大街,在这一段经过了天坛、德云社和自然博物馆,但最难忘的是为了庆祝某菜市场的开业,一群穿着暴露的姑娘们在市场前的台子上翩翩起舞,雷人又喜庆。然后是前门大街,又走上了正儿八经的“中轴”,貌似也是叮当车的车道:p。就这样一直往前穿过正阳门箭楼后我们进入了大名鼎鼎的广场,经过了雄伟壮观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不是讽刺,再怎么说也是热血沸腾的年代更何况有梁思成林徽因的功苦在),为了方便起见也没有准备穿越故宫和景山而是走了故宫的护街南北长街,这也是我时常出没的地儿,有很多寺庙,福佑寺昭显庙兴隆寺真武庙什么的,但好像我们比较关注的只有西华门。在这儿还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打头阵影踪渺渺的LYN原地等了会递给我和J一人一串糖葫芦,感谢帅哥后我就拿出相机拍下了我和J的糖葫芦,背景是我俩被中午阳光拉长的影子。走出北长街后绕过倒映在薄冰上的故宫角楼走景山西街,想起去年夜半三更经过这儿时的瘆人气氛。之后走的是地安门内大街,在元代漕运的终点万宁桥停了一会儿,KK拿了我装相机的米兔放在桥栏杆上以火神庙为背景用单反拍了一张特写。哈,我爱我的兔子,跟着我上山下海旅行徒步的兔子。。。之后大家集结吃饭,十四个人在火神庙对面的胡同好像是叫六铺炕里的一家清真餐馆拼了一张长长的桌子,把人家门都给堵上了,J坐的位置由此一直被话唠同学嘲笑到晚上散伙。吃罢饭太阳隐去,冷意袭来,继续征程:地安门外大街,一路都是拆迁,蜗牛买了很多泡芙分给大家。旧鼓楼大街,我在北京走得最多的路之一吧。鼓楼外大街,这段很长,大家因为速度的不同也终于拉开了距离,和J、M、LM、BB、KK他们距离比较近,于是聊了一会儿旅行阿宫崎骏阿摇滚乐阿什么的,结果聊得最high的是因为红堪94演唱会而延伸出来的八卦和此后无数别的八卦:p。北辰路,经过民族文化园,远远望见鸟巢水立方和盘古大厦。天辰路,我们走的是进入奥体后的中轴线,胜利近在眼前。森林公园,本来是要走到北门结束的,但不知为什么大家决定稀里糊涂出东门走到立水桥,那个时候天开始黑暗下来,其实也刚刚五点,可不知道为什么公园里的卫生间都关门了。在东门遇到流浪猫一只,在冷风嗖嗖中往我和KK的身下钻,唉,我又忘了买猫粮。出东门后迷路鸟,走了一段只好搭公交到立水桥,几人作别,剩下8个人依依不舍地地铁到和平里吃酸菜鱼(还在地铁上演戏),又依依不舍地从六点半吃到九点半。终于在饕餮的时间里,暴走途中几乎一语不发的老K(此K非彼K)讲了很多好玩儿的事情。有人讨论下次什么时候一起聚,本来是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越来越少出来和没见过面的朋友玩,已经没有认识新朋友结交新团体的欲望了。可是,不过,这次和你们暴走的一天真的很开心,我也忽然开始盼望起下次来:)
       天哪,我真的很罗嗦,不说了。之前一周的非周末是和前同事们见了两次吃饭什么的,也见了来京滑雪的田兄一起吃海底捞。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和他一起去滑雪,只是一次尾骨一次头我实在被单板摔怕了。。。最后再纪念一下,继暴走长安街徒步绕二环和走遍二环以内的各个胡同街道外,这次是中轴,是几乎从南三环到北五环的中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