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5

    Bai - [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49134350.html

       此刻在听便利商店的《悲伤城市》,郭硕唱:“空气中那悲伤的物质,这感觉让我觉得真实”,于是我接着哼:“回忆阿,慢慢覆盖我脑海”。回忆,是第一次在摩登天空聆听你们的激情感受你们的活力,是第二次在星光现场仰望着你们大声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是第三次趴在Soho尚都的三层栏杆上深深地被Silent Day打动,是第四次在朝外Soho跟着《出发,西伯利亚》的狂热疯狂蹦跳,是第五次在MAO和一帮小孩儿大喊你们的名字,是第六次在愚公移山无数次的蹦跳摇摆挥舞合唱。可是你们要暂时解散了,我这些在Live House的激情澎湃也要随之远去了。以后所能做的也许就是在CDVIDEO里回顾这一年的万千感动,就像那些回顾自己年轻时光的老人一样。

       消息是昨晚的意外。本来是高高兴兴地和组长去和便利讲09年的再见的,而且在愚公门口还意外地碰见了一年未见的Cecilia,和她在吧台边聊了一阵子,讲到当晚嘉宾彭坦的婚事,不知道这对于他的歌迷来说算不算一种形式的远离,但绝没想到两个小时后那些真正的离开。之后就像往常一样挤到前场开始high,经历了开场的绚彩,体会着他们一如既往激情四射的贝斯鼓点歌声舞动,也无数次不顾年纪地和那些小孩儿们一起闹腾,气氛和效果都好到爆。最感动的部分是嘉宾们和乐队的联唱,彭磊、彭坦、郭硕、郎磊、杜玮、德恒他们制造出了眼花缭乱的荡气回肠。可是,在灯光闪动人影模糊的那瞬间,我的兴奋里却有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淡淡伤感。结果,终于,在乐队被叫回来唱最后一首Silent Day的时候,郭硕开始唱破,嘶哑,唱完最后一句潸然落泪喘着气不能说出话,随即一直在后面默默打鼓的德恒也走到前面开始哭。大家鼓掌,继而沉默,有人哭泣,原来真的是告别。

       落寞地走出愚公,和晶晶道了再见,一路和组长大人在夜的凉风里往锣鼓巷的方向走,揣摩着他们暂时解散的原因,回顾着这一年来的感动和精彩。我想,可能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成长带来的必然改变吧。他们也许可以一直制造着蹦跳昂扬永远活力的梦幻,但是26岁的激情绝不会像16岁时那么纯粹简单。那么告别终是要来,谢谢这一年你们带给我完整的青春,再见这一年再不回来的年轻。

       忽然想起王菲了,她是不是有了那么幸福的改变。

     

       周末除了这个,周五晚一帮前同事在小燕儿家聚餐,见到了甚是想念却俩月未见的学姐和婷婷,貌似这期间就和组长大人以及小岳见得比较勤快,之前还说起码大家一个月要相聚一下欢唱一次呢,是因为北京太大吧呵呵。周六飞飞新婚补请见了十多个大学在京同学,好几个都快一年没见了。一群人在东坡酒楼闹得天翻地覆喝得昏天暗地,我十分丢人地第一杯啤酒就过敏了,不过也算逃过了一劫,大家怎么就只记得大学时我装豪放的豪饮而忘了我过敏许久的事实了呢?酒足饭饱后一帮人又浩浩荡荡地奔去好乐迪K歌,大家说我唱得非主流他们都没听过,汗颜。唱到天色已晚我就半公交半溜达地到东四到张自忠路,和店里的小狗玩耍看茫茫雾气弯弯月亮下的段祺瑞执政府,等着所爱乐队的演出,谁知是最后的告别。

       恩,欢乐点。再次,恭喜恭喜新婚夫妇们,飞飞两口子和小花两口子,可能你们孩子都打酱油了本姑娘还在不靠谱地非主流着。也期待着这一群人下周再次为同样的理由相聚和欢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