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2

    草莓 草莓 - [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209928412.html

       五一,到处都是人。唯一让我愿意凑热闹的就是音乐节了,人多才有劲儿,人少还真不行。本来是想去迷笛的,希望能听到何勇的《钟鼓楼》和痛仰的《安阳》,但是无奈他们不在一天出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人就从海淀公园跑到了顺义。那就还是草莓吧,毕竟咱在通州住过俩月,熟,去听听虽然新专辑不喜欢但以前的歌仍能感动我的曹方,去看看08年摩登天空音乐节里让我觉得牛掰无比的重塑,去感受感受歌词犀利深入人心某些时候会让你听得特别难过的周云蓬,去放肆放肆NB闪闪感染力无敌的新裤子。最重要的,是去跟着自从上次愚公移山告别后就再没看过现场的乐队里我最爱的便利商店,唱一唱那些美丽的难忘的歌儿。
       于是,4月29号中午,躺在大运河边儿的草坪坡地上,等音乐扯动身体和情绪。第一个是DaBang,台上火热,忽而温柔忽而爆发,狂野灿烂。但台下因为大部分人还没到的缘故,气氛不是那么热烈,所以现场完全无法high起来,大部分人都或坐或躺在远远的草地上,为未来某个瞬间情绪的点燃酝酿情绪。第二个是戏班,特别的民间音乐,人声和乐器都异于其他,新鲜、直接、有意思,还挺来劲儿的。印象深刻的是《数人玩》和《拿出来》,说不出来的奇特韵味和古怪风情。第三个是杭盖,蒙古族乐队,马上民族的渗透力和感染力果然不同凡响,听着这些歌儿就有纵马奔腾在大草原上的感觉,那叫一个high。第四个,是听过所有专辑看过几次现场的曹方,一袭清新的小白裙,唱的时候时而吹上几段口风琴,时而脱下鞋子旋转几圈舞蹈,还是那个N年前可爱的小女生。轻轻地跟着哼了《风吹过的下雨天》、《比天空还远》,遗憾她没有唱最适合这个季节的《住在春天》或者《在夏天》,喜欢她在设备故障时清唱的《遇见我》。不想听如今那些甜腻的小清新,想听活泼如《遇见我》的歌儿。曹方结束后,估计那边周云蓬该开场了,就从主舞台移到了爱舞台。前面的几首,他一直用他浑厚的嗓音唱着那些古诗改编的歌谣,沉默的,笃定的,只是唱。最爱的一首歌,是他幽幽唱起的《永隔一江水》,这首歌,就是听不清楚任何一句歌词,都能感到不知从何而来的悲怆。最后,大家叫他返场唱《中国孩子》,他出来了,但没唱,唱的是《买房子》,不知道是不是有关部门不许他唱。不过《买房子》也是很好的完结,而且他在歌词里加了更多诙谐讽刺的内容,全场共鸣,本来安安静静聆听
    的人们开始哈哈大笑挥手蹦跳,一片沸腾。发自肺腑的忧伤变成发自肺腑的笑声,扭转好情绪回主舞台去听重塑雕像的权利,问题是刚听了半首他们就谢谢再见了,跟时间表不符啊,算了,还是回爱舞台占位置等便利商店吧。等着等着,熟悉的面孔们,郎磊、德恒、杜玮穿着蓝衣出现在台上,有人尖叫,音乐响起,郭硕戴着白框眼镜蹦着出来了,猴子还是满身活力。《潮汐》、《我们都是科学家》、《出发西伯利亚》、《silent day》,熟悉的歌儿一首一首被他唱起,台下歌迷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唱到西伯利亚的时候好多人开始排队走火车pogo,我也忍不住蹦了几下。全场大合唱则出现在silent day,跟着大家挥舞着手臂一遍遍地唱,嗓子都哑了。那时那刻,好像回到了那些跟着他们的演出在来回跑live house的日子,回到了那些一直蹦跳昂扬永远活力的梦幻中。之后,再回主舞台,是外国乐队blonde redhead,夜幕降临,舞台上五颜六色的灯光也开始跟着音乐跳起舞来。听着沸腾的潮声,看着灼热的光亮,不由自主地开始扭摆。喜欢那个女主唱,歇斯底里地投入,说话的声音也无比好听。最后,压轴的新裤子来了,所有的人都躁起来了,一闭眼我都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各种色彩各种沸腾。最躁的就是庞宽,嗑药了似的high。没完全听完我们为了避开人潮就先撤了。谢谢草莓,给了我八个小时活力洋溢的青春。
     
       周末,四月第二个周末去了法源寺和元大都城垣赏丁香和海棠,下次写探花记再细说。四月第三个周末周六一群人的春游变成了一下午的桌游和晚上的饕餮,都怪那破烂的雾霾天。学会了两种新桌游,但实在兴趣不大。周日恩和冰儿和朋友们拍没有男人的婚纱照,一群女人穿着婚纱礼服各种恶趣味摆拍,巨欢乐。不过就算这样也已经很辛苦了,化妆造型选衣服折腾了四个小时,还出了外景,被多人围观指点。四月最后一个周末是五一假期,除了草莓音乐节,因为累因为人潮因为天气不好,都在家宅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