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07

    在西藏之藏东 - [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144836321.html

       在藏东的四天也是非常开心的,在绝美的自然风景下好好享受了一把,虽然并没有那么多的西藏特色。唯一的遗憾是第二天川藏公路通麦段在时隔十天之后再次泥石流塌方,不知道要等多久,同包车的新疆阿姨和小伙早已安排了后面的行程,不可能耽误哪怕一天的时间。于是只能忍痛放弃川藏线上这最美的一段,放弃有西藏小瑞士之称的波密,放弃中国最美的冰川之一米堆冰川,放弃景色如诗如画的然乌湖。
       第六天:早8点来自甘肃常年跑川藏线的王师傅就开着他的越野车来接我了,之后又接了上海小伙、新疆阿姨和新疆小伙,一行五人开始了朝夕相处的四天快乐时光。关于为什么包最贵的越野车,一是不想商务车同行七八个人,意见分歧的可能性太大。二是我们的确惜命,因为川藏线林芝到然乌这一段路相当危险,虽然大部分时间一般车也不可能出什么事。除了师傅,四个人很快地自来熟,一路叽叽喳喳开到了拉萨河,下去拍照散步。又没开多久看到一片感觉相当好的蓝色水湾,纷纷表示让师傅停车下去玩儿。那片水面在那个早上确实美得让人震撼,水面倒映着碧蓝的天洁白的云葱绿的树褐色的山,波纹里隐藏着闪闪发光的各种色彩,有人在岸边静静地钓鱼,有人懒懒地躺在橡皮艇上发呆,那种奇妙的宁静感。之后又在松赞干布出生地下车远眺,在草原中河流边山脚下的各色帐篷边徜徉,在漂亮的山下河边摘小野花儿,就这么走走停停一路上升到海拔5000多的米拉山口,一下车大风扑面而来,周围暗青色的山积着厚厚的雪,还有山下荒凉却充满生机的邦杰塘草原,豁然开朗。在5013的高度上了个厕所,感觉真奇妙:)之后下山,一路沿着忽而碧绿忽而蔚蓝的尼洋河峡谷,也不停地要求师傅停车,害的师傅担心会到八一镇太晚,一度飙到了一小时100公里。到了中流砥柱的时候,开始看到许多旅行团的大巴,说明著名景点到了。这里的水势汹涌澎湃,但依然清澈如昔,冲击着屹立在河中心的大石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人太多,玩了没一会儿继续上路,停到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走走吊桥逗逗狗狗,接着又是一路狂飙。在路上看到骑自行车的人,赞叹之语还没出口就碰到很多磕长头的人,师傅说一部分人是从四川甘孜州一路磕到拉萨的,历时要八个月,一生起码要完成一次这个夙愿,深深地佩服。还有很多在公路中央闲庭信步的羊啊牛啊猪啊,都蛮懂得怎样让车,就是公牛脾气太大,看见车来还甩甩头准备进攻,真牛气。再后面就没怎么停车了,因为狭窄的道路不允许你耽误别的车,所以中间看到一个极美的点也没机会下来,是一片开阔的水面,周围有一片一片的紫色野花和金黄油菜花田,水面的尽头是两座并头屹立的雪山山峰,真的好美,可惜没下去好好欣赏也没机会拍到照片。大概下午三点我们从川藏公路拐上了去巴松措的路,到的时候天气特别好,于是这红教的神湖也显得特别的美。天空是碧蓝如洗的,但水面永远都是绿宝石一般晶莹闪光。可能四周有雪山的存在,穿着抓绒仍有点儿发抖。和大伙一起沿着木栈道走向湖里的小岛,绕着小岛走上一圈从各个角度看这湖的丰富色彩,可惜岛上的寺庙在维护中,没有进去看上一看,也忘了这是个堰塞湖,并无那么开阔,需要爬上湖边的小山顶,才能俯瞰这湖与岛最美的风景。依依不舍地离开后,继续一路前行,也停下来玩了几次,直到晚上八点才到了八一镇,吃完晚饭都九点了。考虑到同行有阿姨以及自己也好几天休息不太好,所以没住青年旅舍,而是提前订了个准三星的宾馆,条件不错,一夜无梦,是来西藏后睡得最好的一天。
       第七天:清晨起床,拉开窗帘,看到对面的山间有云彩在游荡。虽然海拔只有2900,但真的是云,不是雾。天空是浅蓝的,山是深蓝的,真美。吃罢早饭又是八点出发,一路爬升到了一处看尼洋风光的好地方。下得车来,远处是彩云之中若隐若现的青色的山和蓝色的河,近处是郁郁葱葱的绿色的高山和大树,还有下面一块一块绿色的青稞田和黄色的油菜田,点缀着红色蓝色白色的藏族房子,好喜欢。此处有两条狗狗,有点傲娇又有点胆怯,结果表现出来的就是对人类不屑一顾的样子,哪知上海小伙和新疆小伙还偏偏非要和人家合照,于是照片上就是俩招狗狗嫌弃的可怜的人儿:)在此地停了很久,又是不停盘山爬升我这种晕车的人最恐惧的路,中间停了一次往下俯瞰,走过的路就像一条行进在森林中的弯弯曲曲的蛇。终于到了海拔4700多的色季拉山口,已经有点晕的我总算可以对着透明的天和云喘上口气。这个山口跟其他的一样,也挂满了彩色的经幡,好的地方在于并无人来兜售。此地是观看号称最美雪山南迦巴瓦峰的好地儿,可惜云太多,连南迦巴瓦的影子都见不着。不过也没什么遗憾的,因为开始就没对这神秘的一年难得出来两次的神山报希望,所以也就无所谓失望了。接着行进,一会儿又到了观鲁朗林海的好地方,此处堆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玛尼堆,于是也见缝插针堆了一个。林海也很美,森林草甸雪山河流彩色房子。此时看到南迦巴瓦峰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尖尖,刚想激动就被师傅无情地打压了,他说虽然尖顶很像,但南迦巴瓦是7000多米的雪山,不可能这么矮,沮丧ing。后来风吹云少,露出了好多峰顶,虽然都不是,但也挺美的。接着上路,途中被一群奶牛堵了很久的车,这牛掰的。但也确是一景,这些在高山流云间行进的牛。再后来经过鲁朗,停下来看右手边的村子,真有瑞士乡村的感觉。头顶是雪山,山下是森林,再下面是绿色的草场,奔跑着马儿闲逛着牦牛。有小块小块金黄的油菜花田,花田旁边是一座座独立的用木头围起来的院子,旁边流经碧绿的河流。据说波密更美,想来更惊艳吧。继续,沿着不知道还是不是尼洋河的峡谷,柏油路变成了小石子路和泥泞的土路,路边还都是山体飞下来的石头和沙烁,旁边就是幽深的河谷。一路颠簸盘绕,还直接从一个溪流上开过,据说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都是这个路,号称通麦天险,我这晕车的体质已经有点受不鸟这混合着浓重汽油味的颠簸了。开了一段时间,前面忽然有好多车停着,师傅下去打探,我下去呼吸新鲜空气,才听说前方之前大雨又泥石流塌方了,路说不好什么时候修好。师傅问我们意见,说最好的情况是下午四五点能通,晚上也许可以到波密住,那么就得耽误一天去米堆冰川和然乌湖,不然太赶。最坏的情况就说不好了。我们四个人坐到旁边的木屋里商量商量,因为两个人的行程已经排好,所以决定原路返回,明天改去口碑很不错的中印边境的南伊沟,打道回府,很遗憾,但是这就是旅途。后面因为时间充裕就不时停下来玩,过吊桥拾野果,在鲁朗的那个村子边吃了有史以来喝过的最好喝的鸡汤--石锅鸡。石锅是墨脱的石头凿的,一个都一千多块,里面加了好多特别的东西熬,我一口气喝了十碗汤,yummy!!!虽然小贵了些,但是超值的。又去到那个村子里晃,给小孩们糖果吃和他们聊天,在小河边戏戏水拍拍马屁股,在油菜花田边和草场上散散步抬头看看山,果然我看到了应该就是南迦巴瓦的兄弟峰圆头的加拉白垒峰,虽然也是在云中一会消隐一会出现,但是也蛮激动的。离开之后又到鲁朗林海那儿停,全面看清楚被我以为是南迦巴瓦的那座雪峰雄伟气势的样子。后来浓云密布开始下雨,驱车离开到尼洋观景处雨过天晴,没有云看得更清晰,却不如上午时美,两只狗狗还在那儿,这么天天欣赏着美丽风景,真是幸运。碰到两个从成都骑过来的小伙,和他们聊得很开心。随后的路上又停下来吃了路边的西瓜和杏子,甜。六点左右回到了八一镇,吃罢饭和上海小伙新疆小伙沿着尼洋河散步,黄昏时刻有一种幽静的美。晚上又和新疆阿姨聊婆媳关系照顾孙女什么什么的,好八卦:)不过阿姨的态度我欣赏,就是到处玩让自己过得开心,绝对不给小辈们当劳力。又是安睡的一晚,只是头发已经好脏了,明天是铁定不能脱帽了,痛苦。
       第八天:目标是米林县中印边境珞巴族的南伊沟,去体验原始森林和神秘的第55个少数民族。中途停了尼洋河和雅鲁藏布交汇处,以为有多壮观,但是貌似尼洋河比雅鲁藏布还宽广,都是秀美型的。倒是旁边山下已经成熟泛黄的青稞田很好看,还有就是山间流转滚动的云变幻多端,只有在高原才能如此贴近这些。告别了此地的牦牛妈牦牛宝,一路沿着山间的雅鲁藏布驶向米林县城,入口处师傅把我们的身份证带下车检查,我溜下去准备拍一块牌子,上书:严禁外来人员来本县挖冬虫夏草。刚对准就被一武警gg严厉喝止,师傅也吓了很大一跳在那儿解释。不至于吧,我又没拍武警本人,没劲。继续开,中间好多关卡,在进南伊村前还收了身份证,不明白为啥这里边境却不使用边防证。到了之后想徒步来着,但和同有此意的上海小伙商量了下高海拔地区还是少运动为妙,于是我们就坐上了八个人的电瓶车。除了我们这四个人外还有跟我们车一起来的另外一辆车上的人,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对男人,哈,那个小受超嗲超可爱的,不明白俩师傅怎么这么讨厌他,八卦了哦:)开电瓶车的司机是从青海来的,才17岁,叫罗布,藏语里是宝贝的意思,可爱淳朴的小男孩。此后我们就一直对他甜言蜜语还贿赂他吃的,以便违反规定随时停车玩耍。因为时间充裕,在南伊沟玩了一个白天,好玩的地方有许多,比如一片犹如阿凡达里面场景的原始森林,比如油菜花中格桑花旁的珞巴民居,比如印度河流过来的虽浑浊但有气势的南伊沟小拐弯,比如河边卖洋芋和土鸡蛋的娇羞的珞巴族小姑娘,比如水塘边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明艳的野花儿,比如空气完全无污染时才能生存的龙须草,比如山间有沼泽地的开满小白花到处是木头的草甸,比如在原始森林中行走时看到的奇奇怪怪各种形状的树木和呼吸到的最干净的空气,比如广阔的天边牧场中木屋边经幡下奔跑吃草的羊儿马儿牛儿。。。。。。我唯一不感冒的是那个生殖崇拜的阴阳树,不过尊重他们的信仰,树上挂满了哈达就说明了他们有多虔诚。出了南伊沟后我和上海小伙、新疆小伙以及超可爱的小受和他男人又爬了一段旁边的扎贡沟,坐在一片树荫下看对面山上的森林积雪冰面和奇异的石头,谈论着山那头的印度,感觉很好,但没敢一直爬下去,气喘还是挺明显的,不比平地,白穿了个徒步鞋。傍晚回去的时候在雅鲁藏布沿岸停了好几次发呆聊天拍照,晚上一起吃饭,说起明晚就要分别,颇有些依依不舍。当晚终于熬过了五天可以洗头,但都没敢揉搓只是稍微洗了那么一下,神清气爽又是一夜安眠。
       第九天:告别住了三晚的八一镇,开始返程。中途进了嘎定沟,完全的江南风格。连绵的山在浓雾中若隐若现,我们在里面优哉游哉地游荡,爬过实实在在的独木桥,跳过奔腾欢流的圣水溪,看奇奇怪怪的各种跟宗教有关的石头山峰,在天佛瀑布下听轰隆隆的水声酣畅淋漓地玩水,在一路溪水竹林的伴随下告别这如画的风景。继续,路上停来的时候未停的一些地方,过围栏几乎可以忽略的晃悠悠的小吊桥,走上古老的唐蕃古道遥想当年文成公主的足迹,和羞涩的藏族姑娘们说话和可爱的藏族小孩嬉闹,在尼洋河边姿态优美的树下坐着发呆,在紫色和黄色的花田里嬉闹骑马,在一处新发现的绝美河边打水漂,跑到路边的藏族村子里散散步好好奇。最后在快到那个蓝色水湾的时候,跟师傅交代务必再停一次。结果到了后我们纷纷表示不是此地,看来近似的天气却不一样的时间,可能还有目睹众多美景后不一样的心情,让此地再也没有初遇时那么美。下午六点左右到拉萨,和大家告别,上海小伙听我描述平措后觉得价钱和环境都比东措好,也住了过来。收拾了下和上海小伙以及从太原三个月骑车到拉萨的六十多的大伯聊天准备吃饭,中途走廊上过来一对广东夫妇先是对大伯的自行车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也是搞骑行的,之后我们就天南海北地聊得火热起来。然后一帮人就兴高采烈地一起逛街、吃饭、在一个很本地的茶馆喝甜茶和藏族小姑娘聊天,每个人对彼此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真是奇妙的缘分。不过唯一没猜出来的是这对夫妻的年龄,看打扮和相貌以为二三十岁,结果人家女儿都18岁了,囧。回旅馆已接近11点,夫妻俩下午下飞机此刻又兴奋过头,已经开始高原反应,估计他们夜里要惨了,唉,让他们慢慢走别激动就是不听话:)还无睡意,和同屋的俩刚毕业的温柔可爱的四川姑娘和瞒了所有人过来现在又得马上回去不得不买了头等舱的北京姑娘聊天,睡觉,一夜睡得特好,气也顺了鼻子也不塞了心跳也不快了,看来去了趟藏东受益匪浅啊。
       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