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04

    在西藏之拉萨 - [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kdolphin-logs/144020115.html

       其实回来后就看到两个相关的不好的消息。一是据说北京的旅游公司要在阿里的冈仁波齐神山造缆车,这帮人为了赚钱脑子里都已经进开水了。你们当然可以不相信神灵,但是不能不保持敬畏之心,万一哪天神山真发怒了,血本无归还是小事,血光之灾都说不好。二是走之前关注的独自走川藏的失踪女孩有了确切消息,是遇害,默哀。一个人旅行不是不可行,只是女生独自搭车真的很危险,这个世界好人占多数,但碰见一个坏人就完蛋了,而且越动用防身工具结局说不定越惨。之前我们包的那辆越野车的师傅就讲了不少,说川藏线尤其是川藏滇交界失踪的人其实很多,大多是在荒郊野外被害尸体压根就找不着的。被劫财劫色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当然回去后兴高采烈讲自己运气多好多一路顺风的都是成功者。
       不过我也是一个人去的,其实只要选择火车飞机这样的交通工具,住安全的旅馆,晚上一个人不要在偏僻的地方乱晃,自己多观察多留心眼,西藏还是比很多内地城镇要安全的。那就从坐火车开始说起吧,44个小时的旅程太漫长,于是在车上的主题就是到处找人搭讪和被搭讪,聊得不错的人有两位天津大叔、北京母女、福建姑娘、北京阿姨、北京大爷、四川外婆妈妈和小盆友一家三代、西藏大叔、西藏大姐。其中西藏大叔是常年开车跑青藏线川藏线的司机,藏族,特别开朗且淳朴,只是长时间劳累得了病,要不然在火车上我和福建姑娘就可以敲定包他的车了,不过他给我们讲了好多风土人情尤其是山南拉姆拉错的神奇之处,还留了电话让我们买东西的时候找他,不过最后也没好意思。车跑了一夜一天后大家纷纷跑到下面擦车窗,表示要狂拍第二天的青藏美景,可爱的人们:)只是半夜下了冰雹,窗玻璃是白擦了。其实第一天的景致也不错,有青海湖有草原有蓝天有白云有高山有牛羊有黄土高原有特别的民居。晚上睡觉已经进入3000多的海拔,可是完全没有任何不适感。后来才发现原来早改革了,不是以前那种自己插个管吸氧,而是整个车厢弥散供氧。第二天一早醒来,经过可可西里无人区,没看到任何野生动物,不过有朝霞,很美。后来又经过晨曦中的沱沱河,那种暗蓝美得令人心醉。接着是一座一座云雾中若隐若现的连绵的雪山,然后是蓝得深沉的天空飘在身边的白云和绿的草原蓝的河流浑圆的青色的山,之后过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和碧绿深蓝不停变幻的神湖错那湖擦肩而过。火车终于在海拔4000多的那曲停了片刻,大家纷纷下车去接触最近的蓝天白云并顺便体验一下空气稀薄的感觉,结果还是无感,除了上车后一人表示头痛一人表示胸闷。最后经过羊八井,进入拉萨后远远就看见了布达拉宫。到站,和大家道别,背着一堆行李找了一圈公交后发现手有点抖,怕高反果断打车去平措,结束这饱览美景开心交流的旅程。
       第一天:从火车站到青年旅舍是和别人拼出租车,因此得以绕着布达拉宫开了一圈,说实话没有想象中雄伟,但是这等仿佛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真叫人心情无比的好。到了平措排除掉12人间的疯人院,在有卫生间的六人间和窗户对着布达拉宫的四人间之间犹豫,结果前台小伙子帮我一查那个六人间住了五个男生,只能放弃。到了房间后有一阿姨在,结果我们一口气从五点多聊到八点,关于这个六十岁的江西阿姨独自一人在西藏的拉萨、林芝地区、山南地区、日喀则地区玩了将近一个月的有趣经历,真心佩服她。晚上出去吃了饭买了水果就回了,吃得倒是很快就是在路上走得慢得像个老太太,我还是挺注意的哈,并且认识了一对很可爱的藏族父女。回去后和江西阿姨广东姑娘聊了聊喝了清热感冒颗粒就睡了,刚开始很久睡不着,一躺下就胸闷气短,坐起来就完全没感觉。后来还好,只是晚上被干醒了好几次,嗓子生疼,一夜喝掉了将近1000ml的水。
       第二天:在六楼和江西阿姨吃早饭,此地看布宫的视角和视野都不错。上午为保险继续在房间休息,昨晚的广州姑娘已去日喀则,新来的也是一广州姑娘,刚从珠峰回来,说高反很严重,无奈没敢住大本营,呆了两个小时就一路狂奔回日喀则住了,很遗憾,但是也没办法,说要在拉萨好好休息几天。还有个昨晚回来很晚的福建小伙,打算明天去林芝,问我要不要一起,但我不想刚来就出发。后来一起聊天,吃饭,在走廊上还被一女孩拦住问要不要明天一起去拉姆拉错,看来旅伴真是很容易找,当然也得运气好别碰到斤斤计较鸡毛蒜皮破坏游兴的。中午觉得休息足了肯定不会高反的我就出发了,雇了个三轮一路鸟语花香地奔向西藏博物馆,想先来个通盘了解再说,结果人家整修关门90天,欲哭无泪啊,转向对面的达赖夏宫罗布林卡,到门口准备买票时忽然想起攻略上说此地不值得,而且当时也没有旅行团蹭不到导游,进去也是啥也搞不清楚,又溜达到大街上,看见一辆哲蚌寺到色拉寺的公交车,心想就上去吧,管他是开往起点还是终点,反正它们都是拉萨格鲁派的三大寺庙之一,于是赶紧赶上车,才知道目标是色拉寺。在车上也挺有意思的,基本没见到汉族人,挤得那叫一个崩溃,虽然我很尊敬藏族同胞但是老年人群真的很味儿,更不用说我还被个子稍低站不太稳的两个藏族爷爷奶奶拽来拽去的。不过倒还好,觉得挺特别的。要是有洁癖的同学估计要发飙了。到了色拉寺,差点跟一群藏大的学生混进去,但是不幸还是被眼尖的售票员拎去买票了,不过觉得很值。那天我在里面大概呆了四个小时,能蹭就蹭一两个讲解,不能蹭就自己逛。寺庙很大,简直像一个宗教城市,有措钦、吉扎仓、麦扎仓、阿巴扎仓和大大小小的康村,建筑有红、黄、白三个主色调,有着特别的风格。每一个或喧闹或安静的深巷院落山坡殿堂我都细细地走过、发呆、体验。特别的佛像、唐卡、法器、供器、壁画也看了个差不离。还阴差阳错地进了辩经院,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个小时年轻和尚们嬉闹般的辩经。后来又跟着他们到大殿看法会。只是没往周围的山上爬,怕迷路。临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这个天特别蓝气氛特别好的下午。晚上回去跑到平措旧楼的大厅,看留言板上的约伴信息,和一只黑猫玩,与来自不同地方的朋友聊天及商量出行周边的计划。当晚睡得还不错,除了临睡前有些气短以及晚上渴醒一次外。
       第三天:一夜雨后,温度骤降。去了下五楼露台立马回房换上抓绒,一路溜达到布达拉宫。结果刚到就被裹在一股洪流中身不由己地开始转经。于是第一圈绕着转经道转布达拉宫一圈,在周围信徒转经筒的转动中和他们嘴里念念有词的六字真言中,感觉还不错,虽然并没那么虔诚。中间还半途掉队跑到布宫后面宗角禄康的龙王潭玩了玩。第二圈又跟着他们沿着布宫周围的街道转了一圈,细细看了这个宫殿的各个部分,中途在西门进去领了明天的预约参观票。没想到转上瘾了,又来了个第三圈。后来才知道第三圈是转拉萨城的,不过我就免了吧,虽然城很小但是万一转出高反来就不好了。最后终于脱离了信徒们的大队到了对面的广场到处溜达。晃到了中午天气转晴,气温升高,回旅舍脱了抓绒穿了件长袖走去大昭寺,还不是高峰,门口已经一排一排磕长头的了,后来在里面蹭到一个导游说,磕长头是藏传佛教吸收苯教的东西。信徒们真的太虔诚,进去的时候我都不经意屏住了呼吸蹑手蹑脚,生怕打扰到他们心中的神圣。先进了大殿,到处都是黏黏的感觉和味道,是信徒们源源不断供奉的酥油。转了四圈,前三圈跟了三个旅行团蹭了三个导游,因为他们的讲解都不一样。第四圈是自己转。了解了不少知识和人物,把每个小殿供奉的佛和大师都听了个明白,细细看唯一一根7世纪留下的木柱和琳琅满目的雕刻与壁画。里面最珍贵的当然是文成公主带过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佛祖亲自开光的三座等身像之一,可惜只有藏民才能近看,我等只能远远从这金光闪耀中想象当年。从大殿出来后晃了晃庭院看壁画,其中有一个历代dalai喇嘛宝座,一只黑猫赫然在上面睡得呼呼的,您真尊贵:)之后上了二楼,晃遍了每个无人去的角落,坐在那里对着金光闪闪融合尼泊尔印度西藏盛唐风格的殿顶发呆,在蓝的耀眼的天空下。后来上了三楼,远眺布达拉宫,和一夜雨后积了雪的山,还有藏人们唱着歌儿在修理着什么,有浓浓的酥油味儿和烟火味儿,是从未感受过的。最后回到二楼,和那些看到我就打滚撒娇的猫咪们玩,和尚们很友好地跟我笑,用不熟练的汉语讲这些猫的来历和生活,忽然觉得他们很可爱。出门的时候磕长头的人已经好多好多,其中有很多人,早已经超过一万次了吧。晚上出了事儿,洗澡的时候撞着头了,早已习惯的我镇定地揉了揉,结果揉出一手血。捂着头赶紧跑到隔壁人民医院看急诊,年轻医生一直问有没有头晕恶心更加深我内心恐惧,头晕恶心那不是脑震荡和颅内出血嘛!后来晕晕乎乎地就做了CT,片子正常。处理伤口后医生交代我明日上午复诊,并说晚上要是觉得头晕恶心一定要立马来医院。唉,当时就被这句话吓到了。回去后大家纷纷安慰,尤其是一个刚从阿里回来的广州小伙,开了很多玩笑让我不要担心。说起来这个家伙也很倒霉,在阿里呆了16天因为高反和同伴的呼噜基本没睡成觉,可怜。本来感觉好多了,结果睡觉又不行了,一夜醒来无数次,口干胸闷心跳加快。知道自己是受了伤后的心理作用,但是也没法自控调节。
       第四天:布达拉宫是白预约了,一大早就爬起来跑到医院,结果挂号的人山人海真不比内地差,等啊等等到一个脑外科专家号,老爷爷是藏族人,很和蔼,在北京上的学,说没事,就是五天不能洗头,不能触碰伤口周围,还要吃一个星期的防感染药,还有就是得好好休息,别赶着玩,高海拔的地儿别呆太久。看来去珠峰是没戏了,小命更重要。之后那个老爷爷就开始给我讲山南和日喀则的各个寺庙历史渊源风土人情甚至还画了一张地图还跟我飚了几句英文,太好玩了,直到来了下一个病人我才脱身。不过我觉得老爷爷和我聊天挺开心的,因为我跟他很平等,什么都能说。而藏族同胞看见他都毕恭毕敬点头哈腰感恩不已的,老爷子那么开朗的人可能也会有一点尴尬吧。之后付款取药又是漫无止境的等,好烦躁,一直折腾到中午。下午睡了一会,感觉灰常好,和广州姑娘一起出门盖邮戳寄明信片,没有目标地在拉萨的大街小巷晃来晃去吃吃喝喝,一直溜达到晚上十点才回。期间我们误打误撞地进了木如寺,小小的坐落在鲜花盛开的居民区里的寺庙,也有很多猫,殿堂里的佛像和经书看起来很珍贵的样子,和尚貌似英文不错,中文不大灵光。寺庙里佛像的名字也只写了藏文和英文,没有汉语,好生奇怪。也进了好特别的回民区,吃羊肉串逛回族人的集市,并到西藏大清真寺和拉萨清真寺看看瞧瞧。还转到了八角街,武警哥哥到处都是,可以搭讪,不能拍照,看看尼泊尔和印度的小东西,拉萨的老建筑老居民,最爱的是他们摆满了花的窗口,藏族同胞都特别爱花。最后还去了仓姑寺,很美丽的黄色建筑,尼姑们都很和善。可惜她们的甜茶馆刚刚关门,只能下次再来啰。晚上睡得还行,和广州姑娘以及新来的浙江小伙聊了很多,大部分是八卦墙上的留言的,小部分谈了心。
       第五天:上午继续休息,和广州姑娘以及刚从珠峰回来同去林芝的三个同伴却都倒下住院的悲催的浙江小伙、一路刚从尼泊尔搭车过来的宁夏姑娘坐在各自的床上聊了一个上午,很开心。宁夏姑娘是属于那种一直流浪不肯停留的女孩,一路打工做义工从这个国家到那个地方。她问我为什么会选择大部分的时间呆在北京而不是一直走,我说因为有男朋友有猫咪有朋友啊,有牵挂,所以不可能过年少时梦想的那种生活了。中午几个人一起吃饭,然后各做各的事儿。我先去平措老楼,确定了明天和一阿姨俩小伙包车去林芝波密然乌四天的事宜,去海拔低氧气足的藏东养下伤。然后又去了火车站看票,无果。回来的时候途径拉萨河,本来想下去玩,但无奈没见到河边有一个人,还是安全为上。之后自己在街上到处溜达吃吃酸奶拌饭喝喝甜茶酥油茶一路游荡到小昭寺,得见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可惜文革时破坏过已经不太完整。绕着转经道转转经,爬到二楼看看建筑的细节,跟和尚们聊聊天,优哉游哉地又晃回了旅舍。浙江小伙要去纳木错了,广州姑娘明天就出发去尼泊尔,宁夏姑娘随时可能有新的决定,我要往藏东去了,玩回来又会认识新的一拨人,但是和你们在一起开心的时刻真的不会忘记。当晚又没睡好,还纳闷已经不担心头部了怎么还难受,后来第二天一早发现是大姨妈提前来了,晕。
       待续。照片,发了一部分,在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51639426/

    分享到:

    评论

  • 顶~写得真长,看着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