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09

    回家 - [点滴]

       一直以来对回家都不怎么热衷,因为觉得爸爸妈妈在哪儿见都行,其他亲人都是无所谓的事儿。不过每次从家离开之时又总忍不住要伤感一把,今年也不例外,躺在卧铺上给爸妈发短信的时候眼眶热热得想哭。就这样忽然之间,那个平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几乎从不想家的傻瓜就在此刻变成了个悲春伤秋的人儿。
       这次春节在家呆的时间有八天半,除去自个儿出门见了两次朋友同学外,其余时间都跟爸妈腻在一起,逛街出去玩走亲戚甚至去爸妈的朋友家做客,和他们絮絮叨叨地说很多话。欣慰的是,虽然他们以我为中心的思想很难改变,但其码每天唱歌跳舞游泳逗猫美容聚会买漂亮衣服各种吃喝玩乐都没亏待过自己。而我也开始渐渐学着不跟妈妈顶嘴,即使她的想法我一半都不赞同,但听听也就过去了,没有必要非在那儿争论。反正,都挺好的,就是希望他们别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我身上太多,对自己多奢侈点,对我多放下点,拓展自己的爱好,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
       别的,就是年前约了同在京但好久不见的糖糖和小桌一起喝了三个小时的下午茶,话题基本全在结婚生娃上,说明年纪真是大了。喝完又汇合小马同学坐在他车里转了半个城,接着晚上又和大马同学和吴同学吃了饭。回去我妈问同学们都有什么变化,我答曰木有,结果拿出高中毕业照一看,果然是都熟了,不再是当年那些嫩得能掐出水的娃了:)。然后就是见了一次星星,她听说我初三就撤尽量提前一天回了家,俺们一起去俺城里最好的影院边吃爆米花边看了《武林外传》,环境相当不错,票价才二十五大元。后来又见了她妈妈一起逛商场,简直就是姐妹花:)最后回京那天赵同学打来电话说初五几个初中同学要聚一下,意外之余小感动了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那段日子过得超级开心,朋友也不少玩乐亦很多,可奏是毕业后和大家少有联系。但是无奈晚上就出发了,所以只能期待下次了。同时也希望在北京能见到已经当了好几年刑警的赵同学,我记得你那时候的人生梦想就是这个,祝贺得偿所愿,好人一生平安:)
       最后,这次回去唯一让我头疼的就是猫舅舅了,这八天不管我对它多好,它还是一直对我吹胡子瞪眼碰到我就哇哇大叫我一在它身边就低低地吼着威胁,某天还把我眼皮和眼角各抓出一道伤痕。都怨小葱头儿老在我身上标记他自己的味道,弄得猫舅舅可能觉得家里来了一只大公猫要抢它的地盘,危机感立马提升了N倍,一天到晚皱着眉头生气伤心不耐烦,据说连平时的爱好都全没了。还是最爱俺滴小葱头儿,虽然今天早上他刚刚在我鼻子上挠了个血口子。本来过年回来的时候担心身上有猫舅舅的味儿觉得葱头儿可能要和我打一架,但没想到还没进门人家就在里面喊妈妈,门一开就被我抱在怀里抬起头用湿湿凉凉的小鼻子蹭我。而且据说我回来后这两天猫咪觉也多了人也老实了还更显年轻了(刚进门那刹那我甚至怀疑这是另一只猫,因为简直就是个猫老头的样子),果然是有妈妈在才最安心:)
       回来后,和葱白儿去了一趟首博看两个新展,有不少很有价值的文物。然后我发现我已经懒得不行不行了,什么事儿都不想干,老想往后缩。这状态可不好,要抓紧时间及时改变。

  • 2011-01-12

    Blabla - [点滴]

       这两天连着把女神和吹神的《因为爱情》听了N遍,但还是觉着头一次合作的俩人完全不搭。女神还是适合自个儿拥有整个舞台,像唱游时期那些不插电的动人。不过,从女神越来越女神经病的方面来讲,Katie的两个娃还是颇为河蟹滴:)除了这首歌,女神经病最近还跟李先生一起接受了杨澜的访谈,夫妇俩以三公主和蜜瓜的面目双双出现,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絮絮叨叨地说了不少话,据说都能剪成三期《杨澜访谈录》播出,真是期待。期待之余,也希望三公主即将到来的台北演唱会圆满成功,还有我偏爱的大公主越来越美丽动人:)
       马上要过年了,打算早点撤,初二或初三就回京。其码回京的时候不想赶高峰,而且也不想到处见亲戚长辈被问一堆乱七八糟的私人问题,与你们无关。不过又要一周左右见不到小葱头儿喵,miamia对不起你,不管你却千里迢迢去看你猫舅舅。。。。。。说起葱头儿他猫舅舅,是点点去天堂后爸妈又养的一只猫,还是叫点点。据说有异食癖,看见菌类青菜水果神马的都跟见了肉似的两眼放光抢了就吃,好像我爸妈天天虐待他不给他吃的似的。待我回家见识一下这位新晋的猫弟弟,肯定没我家葱头儿可爱,哼。其实可爱是次要滴,好多人因为可爱养了小猫,等长大后又嫌弃他发情犯贱破坏力强而抛弃。所以养猫养狗前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需要付出的非常多,而且可能面对的还是个混世魔王。但既然迎到了家就要尽量负责一生,要么就别开始这段感情。
       不写这么多了,周末总结吧:上上周末,去了成贤街,先去了一个私人博物馆叫松堂斋的,有一些义务讲解人员,了解了不少。后又去了国子监和孔庙,细细看那些古树、石碑和建筑。不过里面真冷,是吸溜着鼻涕度过几个小时的,还好最后看的科举展是在室内。上周末,因为在家等快递的猫砂,所以没法出门,就窝在家做饭上网逗猫看书,看的是《中国建筑史》,此书相当之好,尽显梁先生的功力与造诣。可惜应是定位给专业人士看的,某些复杂的部分没有解释及图例,看得我一个头两个大。但我还是要一字不漏地读完,目前还剩100多页,加油。周中倒是出门应约见了两次朋友:一次和小岳,在新光的星巴克消磨了一个下午,又于晚上汇合从美利坚远道而来的Andrew和David吃海底捞,俩帅哥成熟稳重了许多,但仍是幽默有趣可爱到无以复加。一次和组长大人,在北大百年讲堂看《非诚勿扰2》,因为当年对非1还是很有感觉的,尤其是在北海道那段。但这次虽然台词拎出来看都非常好,但故事实在是拼得太差,要是只是李香山的死亡主题估计还能好点儿。所以还是喜欢《让子弹飞》,寓意先撇开不谈,那酣畅淋漓的疯狂浪漫就足够让人回味很久很久。忽然想起来,虽然以前看《太阳照常升起》颇为费解,因此也无爱。但现在再回想起来,每一个片段都还历历在目,奇怪。

  • 2010-09-21

    堵心的北京 - [点滴]

        哇咔咔,庆祝今天早早地悠闲地闪到目的地,木有堵着木有挤着。唉,我啥时候开始为这破事儿庆幸开心了?
       情况是从上周五开始恶化滴。话说上周五因为临时降温,所以放弃了去五道口和大家吃吃喝喝,决定回家。结果在看到一辆空空如也的公交开过来后,全然忘记周五和雨天的双重可怕形势,飞奔着挥别地铁冲着座位跳上了车。结果从国贸到前门,我生生地被堵了两个小时,其间一直犹豫要不要下车换地铁,但总自欺欺人地觉得也许过会儿就好了。终于在前门因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想砸车的冲动,跳下公交坐了三站地铁到了长椿街。可更杯具的是,在长椿街我还是得换公交,于是在雨中苦苦地死死地昏昏地等了很久,在一辆宽松的54路开过来之时,被人流裹着像一群蚂蝗一样涌向了车门,在被挤上车的过程中,我那个痛不欲生,甚至觉得自己的肋骨有可能被挤断了一根。上车后,东倒西歪无法呼吸地行进了二十分钟,才走了一站。NNGX,下车脚着!就这样,大概耗时将近三个小时回到了家,我猜我纯走路也差不多的,MD!
       周一吸取了教训,坐地铁了,但不想换乘,于是决定在一号线坐到南礼士路再坐三站公交回家。很顺利地,20多分钟速度地到了南礼士路。出来后还犹豫了一小下要不要走路,因为以前经常在工会大楼下车直接走回去,南礼士路离工会大楼也不过300米。但下雨,实在没心情像以前一样只是为了享受凉风和花香而走。于是傻傻地杵在了那儿等公交,但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数次想走侥幸心理又占了上风。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还是以蜗牛爬的速度在往前挪动,悲愤的我又提前一站下了车脚了回去。虽然这次路上总共花了一个半小时,比上次进步太多,但这次八站地铁的耗时和三站公交的耗时比差不多为1:3,巨无奈。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我赶上早晚高峰的几率目前来看一星期只有三次晚高峰,其余时间大抵都能畅通无阻,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了。很难想象,要是这样的情形不会改变或愈演愈烈,每天正常朝九晚五乘坐公共交通的人情何以堪?这个地方,人多得已经超出了它能承受的负荷,再加上各种制度和政策的不完善(比如一天到晚的交通管制),它改变的空间其实已经所剩无几。对我来说,是不是该认真考虑去南方小城的小梦想了呢。虽然对北京的感情很深,但不想因为它变成一只碌碌奔忙的小蚂蚁。我想住在一个干净的、安静的、骑自行车不费太大力气就能绕半个城的城市。那会让现在喜欢到处乱跑的我,依旧热衷于做一个东奔西走的人。
       PS:之前和倒霉熊一起做过北京交通的研究,看了不少专业的论文。堵塞问题是一大方面,但都注重问题的分析,谈到对策却轻描淡写,不知道是为何。
       PPS:目前最痛恨的还有红绿灯。每次绿灯都过不去,车们都双向拐弯,拐的还是大弯。红灯有时候却能畅通无阻,直行的拐弯的车这时候通通不走。谁设计的啊,烦死了,这让行人怎么能遵守交通规则?

       周末总结吧。上上周末,周六和葱白儿去了南海子的麋鹿苑,小时候在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就知道这个地儿,是传说中四不像回归祖国后生活的地方,只是没想到里面的风景竟然那么美,很有些缩小版的非洲草原感觉: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彩,弯弯的河流,绿绿的青草,粗粗的树木,懒懒的麋鹿,是一幅特别美的画面。除了四不像们,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非猛兽动物,部分圈养部分散养,孔雀更是在园子里四处溜达,完全可以去偷摸一把耍一下流氓:p。周日,和葱白儿去了翠微山麓的法海寺,其现存名声主要是因其明代绘制无与伦比的壁画,还有五百多年历史的两棵白皮松以及铸有汉文梵文的大铜钟,但遗憾的是没找到曼陀罗藻井在哪儿。坐在寺庙的台阶上发呆,整个依山而建的园子几乎空无一人,只有风穿行而过的声音。那一刻,虽然不信佛,心也是宁静的。出了寺庙后爬山,爬到一半又睡了,辜负了初秋山中的美丽。写到这儿,忽然想插一句话,两年,几乎每周末都出门,北京还有好多值得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没有看过去过,这是别的地方永远比不了的。上周末,因为周五堵车被整崩溃加天气不好,两天没动窝,就周日跑到葱白儿家逛逛超市买买菜做做饭上上网看看书,难得变身为宅女,算是调整了下。
     
       明天中秋,希望每个人都能过好自己想过的节日吧。因为有课加讨厌节日人流,还打算宅,然后第二天去小桌家聚上一聚。

  • 2010-04-01

    周末游 - [点滴]

      唠唠叨叨嘟嘟囔囔了许久,上周末终于得到了一个春天的温暖晴日,happy。
      于是周六去发小儿家吃了由她掌厨的丰盛午餐后,就和她们两口子奔赴森林公园了。双层巴士,和煦微风,暖阳蓝天。先在奥林匹克公园的湖边和草坪漫步徜徉,看天上纷飞的各色风筝和地上奔跑的各种狗狗。碰到一只胖得小猪一样的狗狗,可能是一只本应体健的梗犬,走两分钟需要休息五分钟,伸着舌头喘着气很无奈地面对主人的鼓励和召唤。我想那刻这只狗狗看到周围健步如飞的同胞们,一定会抱怨主人对其体重的不加控制吧,呵呵。然后看一群帅气的边境牧羊犬玩飞盘,都潇洒得很,但是欺负弱小,吓得路边一只跟着主人散步的小狗狗哇哇乱叫,此后走路一直瞻前顾后战战兢兢,真可怜。还有好多好多,真像在开狗狗博览会了。没想到奥体公园会对狗狗们如此宽容,挺和谐的。逛了很长一阵子,我们就顺理成章地沿着中轴线进到森林公园里徜徉了。先到奥海边看传说中的锦鲤,被船儿激起的浪花打湿了腿脚。接着沿着湖边往东绕,想走过长长的路爬到仰山看日落西山,并奢求能遥望到景山,以达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境界:P。但是没走一会儿就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了,看着金光闪耀的湖面上野鸭游过的优雅波纹,闻着预示着生机盎然的泥土甜香,很享受。但眼看夕阳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此后的路程就一直加快了步伐在树林里小桥上山坡中快速穿行,一路伴着倒映在湖中和穿行在林间的橘红小太阳,太美丽。累个半死终于到达仰山脚下,仨人一鼓作气往上狂冲,好不容易到达地点,厚厚的乌云却飘过来遮住了娇羞的太阳。不过那抹耀眼的暖色还一直停留在天边,西山晚霞。下山,途中一直折腾奔跑,看到山边路旁各种各样的植物,有杏花樱花迎春丁香种种,但连迎春都没开放。不过前天有春雨一场,据说大家已经看到了渐次开放的桃花和樱花,等待百花开。。。。。。夕阳西下,起了凉风,沿着长满芦苇的湿地从西边绕回了南门。然后在附近等到八点去看鸟巢水立方地球一小时的熄灯,但太冷了,实在撑不到亮灯,全场暗下来之后就坐地铁回家了,正好一小时。那天从头到尾都很开心,除了在山坡中看到一个抱着小狗温柔抚摸的孤独老人。这只小狗,就是之前被边境牧羊犬吓到的那只,是老人最贴心暖和的小棉袄吧。
       周日,天气依然温暖明媚,去了香山雷音琴院听古琴讲座。整体讲座不尽如我意,但喜欢那个地方。小院里铺满了碎石,古色古香的灯笼倚在原木的门框边。听古琴的时候,心里很静,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连绵的山。阳光的影子在地板和蒲团上慢慢移动,熏香一支一支在身边燃烧袅袅的烟。讲座完毕后大家三三两两散在琴院里品茗论道,我和组长大人就溜到香山东门晒暖暖的太阳,看眩目的三色堇,吃香甜的烤玉米,拍可爱的照片,想等他们结束讨论后一起去玉皇顶打质甘气美的泉水。结果徜徉了许久再回去的时候,发现已经走了大半的人,剩下的也依旧在虔诚地学琴论道。达不到如此高深境界如我,跑去问GS何时打泉水,他说等大家一起折腾来回估计得晚上八点了。那么晚怕没车,又加上认识的人都已经不见了,于是俺们就放弃了喝到甘冽泉水的想法打道回府了。唉,还是希望能够夜里去打泉水阿,漫天的星星宁静的山间,想想都诱惑。

       不过说到古琴,感情是基于弹就广陵散的嵇康,感怀的是寄托在其中的名士风度。但后来接触多了后,觉得其感情太过隐藏,余韵太过深刻,偶尔听之对我来说估计还可能消化,但感情表达更明显的西方乐器如钢琴小提琴和民族乐器如古筝琵琶也许更适合我。就像周日和GS聊天时他说的一样,古琴不是一种乐器,而是一种法器。呵呵,深刻了吧。如果是法器的话,和人体经脉以及道家思想相联系,那真的就和我相距遥远了。毕竟,我是一个爱混天涯看八卦的人瓦。不过说起天涯八卦,最近有一个帖子爱到不行,是《如果宠物也上天涯,那么。。》,比如“内牛满面,一直以为主人就是妈妈……818大家几岁才知道自己不是主人生的?”。欢乐死了,强烈热情以及疯狂推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888411.shtml。不论如何,还是对狗狗猫猫很有爱。最近基本只看四个博客,柴静韩寒科学松鼠会,还有一个就是伟大的黑猫兼黄猫家长碰碰车。我不仅关注人家猫妈的博客,还在豆瓣上关注猫爸的页面,我真是他们家的忠实大粉丝呀。此外,跑题囧事一枚,我妈以为QQ上的好友评价是我自己写的,还说你啥时候变得这样自恋了?我悲愤。。。。。。
      
       清明小长假,打算去河北徒步两天,路程不长,就30公里。从沙城到官厅到永定河峡谷,据说除了山色干枯,植被稀疏,峡谷的壮丽风景和云南的三江秘境并无太大差别。看,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瞎胆大:)

  • 2010-02-19

    我们仨的北京年 - [点滴]

       在接连被删了五、六篇博客后,已经基本丧失了写blog的欲望。再加上这俩月的活动的确不如以前那么丰富多彩,不记录下来固然可惜,但也没有那么遗憾,所以就多时没有敲过字了。不过,最近和爸爸妈妈开心幸福的暴走游玩活动,让我忍不住又打开了又爱又恨的blogbus。
       先说说活动吧,除了二十九儿和今天消停着,从三十儿到初五都是一早丰盛大餐后,装了一盒盒的熟食主食水果饮料糖果出发溜达,晃荡到日暮天黑再回去或在外头吃大的。也是得益于北京过年期间晴朗温暖的天气,算下来平均每天都能走十几公里,这可是脚着啊。虽然我号称暴徒许久,但发现爸爸妈妈可比我能折腾得多。看来,天天游泳跳舞打篮球打乒乓球的他们果然还是牛。
       那就从三十儿说起吧,我安排的徒步中轴线,因为错误地估计了他们的体力,只安排了从前门走到鼓楼。不过也还是正确的,因为毕竟下午要早些回去包饺子。外头人极少,途径正阳门箭楼、正阳门、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分别绕了国家博物馆和国家大剧院到达天安门前,拐进南长街北长街,看西华门兴隆寺福佑寺和好几处华丽的大四合院儿。拐过优雅的故宫角楼,进景山西街,从西门进入景山公园,爬到山顶万春亭俯瞰故宫北海和鼓楼,下山出东门走景山东街、地安门内大街、地安门外大街,从万宁桥进入前海后海,又穿过烟袋斜街走到鼓楼和钟楼前,经过鼓楼东大街进入南锣鼓巷,沿着巷子一直走到地安门东大街,结束征程。这一路都觉着很有价值,说历史说变迁讨论可爱的胡同名字,他俩很开心我也俨然小导游一般。唯一可惜的是景山几乎是空的,清净倒是清净,但没有那些快乐老人们的幸福歌声和开心舞动。
       初一,虽然对去年庙会印象不佳,但爸妈还是想体验下这儿的庙会民俗,于是带他俩去了有庙会也有风景的圆明园。没看着啥活动,畅春园和九州都热闹得过了分,吃得玩得都不是特别爽。后来就带他俩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人迹罕至的福海边,看水面闪闪的银光和流动的波纹,看水波映照着的妩媚入画的连绵西山,看蓝天下阳光中群群盘旋着入水的野鸭,空旷的美。之后又去到长春园西洋楼附近的冰面上滑冰玩耍,走到封闭的岛屿上看满地遗存的雕花石头。没有上次雪中的美,但历史是凸显出来了。此外,回程的路上,坐在双层巴士的第一排,晒着太阳慢慢晃悠着经过空空荡荡的各条道路包括中关村,真喜欢这样的北京,爸妈也喜欢。
       初二,重温故宫。其实这次去的每个地方我都去过,有的还好几次,但这种经历也是很有意思的,不同的部分,以前未发现的细节,都能让人小小的开心。这次依然是从天安门进的,经过端门午门后进入太和门,先走的是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中路,在乾清门前遥望北海景山逛了军机处后拐进了西路看西六宫,从西边进入御花园,找千秋亭中的麻雀和浮碧亭前的白猫无果,重新进入中路看坤宁宫交泰殿乾清宫,又进入东路看了上次我和婷婷错过的东六宫,看展览的各种金器银器玉器青铜器直到人家关门。于是被迫离开,连进入东边长巷的空间也没有了,只好作罢离去。下午五点多,又像前两天一样,是整整一天。奇妙的是,仨人都丝毫不累,精神焕发,继续往前门方向溜达。哈,我精神矍铄的爸爸妈妈。
       初三,是之前预定的电影博物馆。从西南二环奔到东北五环,只为了那些美好的记忆。前十个展厅看得出他们都很开心,边看边给我讲旧日的明星逸事光影故事,其间我还点了《白毛女》和《马路天使》的插曲,坐了那些会支呀响的木头椅子。一直和爸妈感慨那些老明星真正的美丽和英俊。不过在五朵金花谁更美的问题上我们还是有争议,他们一致认为杨丽坤是最美的,但我觉得朱一锦更漂亮些。此外,我也觉得金焰比赵丹帅,哈哈。在老动画那块儿我照例激动了好几把,被鄙视。后十个展厅上次我和恩和没来得及去,这次算是弥补了前次的遗憾。但爸爸妈妈兴趣似乎不是特别大,对这些关于电影科技和拍摄的东西,所以也不象前十个展厅那么仔细,不过时间也来不及了,刚看完魔毯和水幕电影人家就下班了。还好,下次再来估计终于有时间看电影了。在此,真是爱死了过年期间的北京,从那儿回家坐了两个公交奔波那么远,竟然才花了一个小时,比地铁换公交还快得多。
       初四,集体变身小朋友们去动物园看爸妈二十多年没再见过面的熊猫。多亏一大早出发和有了个不迷路的爸爸,让我把上次和五五没时间去的美洲澳洲食草鸟类动物区和湿地水禽湖都走到了,算是基本看全了动物园的动物们。发誓不去海洋馆就是没去,但这些被禁闭的动物们同样让人心酸,比如被关在玻璃笼子里的人类的祖先们。算,不说,这园子里最幸福的应该是麻雀们,可以随意钻到别的动物的家里吃饲养员给的各种好食物。好玩的事情也很多,好多人把熊猫馆里睡觉的奶牛猫当成熊猫宝宝,笑死个人。狮子老虎们近看还是很有王者风范,人类应该自愧不如。狐猴在人们的叫声中挨个站立举手投降,憨态可鞠。大棕熊在人们面前袒着肚子挠痒痒,一幅无赖相。小鹿的眼神最最真诚,伸出舌头舔我的时候那么温柔。当然爸妈最爱的肯定还是其实很凶的奥运熊猫宝宝们,滚着吃吃着滚。而我最惊喜的是见到CAONIMA,真是囧囧有神。忽然发现,我真是喜欢眼神温柔的鹿类和脚步优雅的鹤类。就这么着,又在动物园里耗了七个小时。老爸老妈开始感慨,每个地方一天都不够,参加旅行团果真是很不值当。
       初五,去了我已经是第五次去的北海。从静心斋进,出来往东走九龙壁、铁影壁、天王殿、阐福寺到小西天。之后拐弯往西经过五龙亭沿湖走到濠濮间。下山继续往北,进琼华岛,过回廊从后上山到白塔,又从琼华古洞下山往北到白塔正面。这次没去永安寺,但发现我竟然一直都路过而没有进去过天王殿、阐福寺和小西天。进了后我才发现,我简直是爱死了那座金丝楠木搭建原木色未上漆的大慈真如宝殿,还有四面环水说是中国最大方亭式大殿的极乐世界小西天。我们仨最舒服的时刻是坐在五龙亭的滋香亭中,沐浴着暖暖的阳光,面对着对岸的景山五亭和琼岛白塔大快朵颐,这是风和日丽下我可以坐一天的地方。最开心的时刻是见到好多肥肥胖胖的流浪猫猫,吃东西晒太阳还有点怕人,虽然不能被我蹂躏但也不会被坏人伤害,真好。想念你,宝贝。这次出来得还算早,不到三点。于是又沿了故宫护河走景山前街和五四大街,经过北大红楼、中国美术馆和东堂到王府井买东西。之后又走台基厂大街带爸妈看东交民巷的圣米厄尔教堂,就是之前学生看照片以为我在英国拍的地方。我觉得,我对北京的历史和地理真是太熟悉太熟悉了,可以改行当导游了哈哈。
       天啊,竟然写了那么多。其实这次本来说只要做饭都由我来,结果做了两顿就由妈妈包办了,真是愧疚,不过幸福的很,又可以吃到妈妈的味道。别的,就是这几天暴走下来我是腰酸腿疼了,但是爸妈竟然都还精神得很,真是开心。忽然,很想回家。

  • 2010-01-04

    冬天的雪花 - [点滴]

       新年北京又下雪了,而且接连两场。一场是轻轻飘飘的铺垫,另一场则是铺天盖地的美丽。虽然冷得很,但总还是开心的,因为冬天的雪花也是儿时和少时最美丽的回忆呢。
       小时候下大雪,会和爸爸一起在家门口堆雪人,给它黑纽扣眼睛和红萝卜鼻子,还往它手里塞一把旧旧的扫帚。每次雪后融化的时候我都会很难过,因为本来神气活现的雪人会慢慢嘴歪眼斜耷头耷脑直至消失不见。最难过的一次是院子里的小朋友打雪仗的时候把还好好的雪人给分解当了武器,那次失声痛哭了都,就算爸爸为了哄我重堆了雪人还是一直哭,因为以前那个仿佛有生命的朋友再也回不来了。
       后来上了小学,雪人很少堆了,最热衷的就是打雪仗,这种热爱一直持续到大学。而且貌似冬季学期的期末考试时间都会有大雪,正好考试完大家都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学校操场就开始人声鼎沸地展开混乱大战。我呢,也是不良分子之一:曾经用雪球把别人眼睛砸得半天睁不开,曾经顶别人膝盖害人家狠狠摔到雪地里,曾经把雪灌进别人脖子里害人感冒发烧。唯一一次的怜悯之心存在于高中时的某场雪战,还不是给人的。那次操场中央漂亮的大雪人被男生们拆了当武器,也许我想起来小时候的那个雪人了吧,当时还是挺心疼的。
       上大学后在南方,雪就很少见了,就算下雪也是湿湿的,触地即化,根本留不住。唯一一次可以玩闹的是在大一冬天,难得操场上积了雪,我们寝室的八个和联谊寝室的六个裹了围巾戴了帽子奔赴操场拍照片打雪仗踢足球,开心得不行不行。也可能出于对雪的思念吧,再次换城市的时候我去了长春,遇上数次大雪,但都阴差阳错地没有人一起闹腾。记得某个正月十五下了暴雪,那天还是HX的生日,本来说了一起出来打雪仗放烟花,但忘了为什么最后未能成行我就稀里糊涂地跟导师混饭吃去了,还害她从饭店开车回家的路上半路熄火。但是,对某个城市的热爱总是不能持久,东北的大雪固然豪气,但半年不见绿色的光秃城市还是容易让人厌倦,虽然离开后剩下的都是怀念。
       然后就是北京。08年年末无雪,一直到09年2月一场大雪才姗姗来迟。那次很兴奋,但也没啥实际行动,就是随身带了相机,拍二外白茫茫的操场,拍雪地里有人写下的文字,拍路边车玻璃上划出的笑脸。也终于在雪后的第二天去了故宫,但可惜只有背阴处有些残雪了。不过在养心殿里看到很有创意的雪人,就忽然觉得这个阴冷的地方还是很温暖很有爱的。接下来的一场雪就是今冬了,09年11月1号,跟一群小狗在楼下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紧接着11月中旬,正好有空就去了圆明园,由此深深爱上被白毯覆盖的冷清的九州和倒映着西山的静寂的福海。再之后就是前两天这场,昨天顶着大雪冲去了北海,虽然已经是第四次去了,但还是绕北海进琼岛逛了四个多小时。看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真是震撼得很。但五彩的点缀也是不可或缺,是那些金碧辉煌红墙绿瓦的建筑,是那些雪地里绽放的绿色红色的植物,是在囧雪人前傻傻嬉耍的囧娃娃,可爱得紧。
       继续期待下一场大雪。

       新年期间活动如下:12月31号接到数个电话询问我晚上活动安排,本来是Vancany他们叫去三里屯的,但觉得太冷晚上还得打车回,决定宅着,被这数人质疑不可能。天啊,我的贤淑形象怎么还没树立起来?后来质疑人之一发小儿同学和俺一起火锅唱歌跨了年,拥抱纪念俺们认识的第二十个年头。这么久,和这个3、4岁就可能在一起玩过一年级开始形影相随小学时时而亲密时而生气初中时让我爱上音乐体育高中时一起放学回家大学时打电话找我哭工作后又来到一个城市的还和二十年前长的差不多的小姑娘一起。只是聊起从小到大共同的熟人和朋友,才发现剩下的没几个,在刻意和随缘的态度上讨论了一些,也觉得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新年第一天呢,中午和发小儿同学告别后晚上又迎来源源同学一起吃烧烤看电视,也认识十年了啊这帮高中朋友,时光如流水。。。新年第二天去拜访一个长辈,虽然向来对除了爸妈以外的亲人都比较疏离,但那天然的亲切依旧还是在的。第三天就忍不住皑皑大雪的诱惑奔去了北海,从中午12点多折腾到晚上7点多。远在成都的糖同学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取消,也没回来。话说,这孩儿也是我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

  • 2009-12-15

    徒步中轴线 - [点滴]

       终于发现,对我这么不安分滴人儿来说,“宅”还是很难修炼的境界。于是表面上居家贤淑的同学在看到蜗牛发起暴走中轴线的活动时,一刻也没犹豫,立马就给他发了豆邮报名,并忙不迭地在活动前一天第一个发短信确认,生怕活动因为之前的大风而取消。
       暴走,抑或说是徒步,从事这项活动自两年前始。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徒步,是在长春净月潭的山路公路雪地泥泞里四个小时走了二十公里,虽然之前游山玩水显示出来的体力貌似颇强,但那次穿个帆布鞋的我走到最后都是在甩脚踢正步了,之后腿脚更是疼了将近一个星期。但自此开始爱上户外运动,每个星期都要去自虐一把,不过也只是持续了半年的时间。现在的兴趣只限于偶尔的徒步爬山露营,连滑雪都给摔怕了。在这之中又最爱徒步,甚至变成了出门旅行时的必修项目,因此被级花儿和宁宁称作“暴徒”:)最喜欢的,是在晴日蓝天下走青山绿水阡陌田野,也是在月影星光中走宽阔大路幽深小巷。但偶尔的时间倒错,也是爱得不行:比如某次在黑夜的满山萤火下徒步水流潺潺的江边,比如这次在白天的车水马龙中暴走北京的龙脉中轴线。
       说回这次暴走,就让我记下快乐的流水账一篇吧:12月12号,天很蓝,上午十点一行人便聚集在永定门城楼北侧,沿着历史的中轴线向北行进,只可惜,这如今光秃秃的永定门城楼只是为了迎接奥运会的冒牌货而已,建筑可以复原,可昔日的文化价值却早已荡然无存。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一路产生了许多类似这样的感触,比如前门大街新修的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商业街,比如正阳门箭楼前杵着的那棵傻大傻大的圣诞树,比如地安门内外大街两旁被贴上“坚定不移推进拆迁”标语的建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不是happy的流水帐么,我怎么开始牢骚建筑和拆迁了?重新开始重新开始:我们先是在永定门内大街的中轴线上行进,能远远望到前方的正阳门箭楼。大家不多时便开始你说我笑拍照蹦跳,某位话唠也终于开始了他停不住嘴的一天(不是我):p。接着进入天桥南大街,在这一段经过了天坛、德云社和自然博物馆,但最难忘的是为了庆祝某菜市场的开业,一群穿着暴露的姑娘们在市场前的台子上翩翩起舞,雷人又喜庆。然后是前门大街,又走上了正儿八经的“中轴”,貌似也是叮当车的车道:p。就这样一直往前穿过正阳门箭楼后我们进入了大名鼎鼎的广场,经过了雄伟壮观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不是讽刺,再怎么说也是热血沸腾的年代更何况有梁思成林徽因的功苦在),为了方便起见也没有准备穿越故宫和景山而是走了故宫的护街南北长街,这也是我时常出没的地儿,有很多寺庙,福佑寺昭显庙兴隆寺真武庙什么的,但好像我们比较关注的只有西华门。在这儿还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打头阵影踪渺渺的LYN原地等了会递给我和J一人一串糖葫芦,感谢帅哥后我就拿出相机拍下了我和J的糖葫芦,背景是我俩被中午阳光拉长的影子。走出北长街后绕过倒映在薄冰上的故宫角楼走景山西街,想起去年夜半三更经过这儿时的瘆人气氛。之后走的是地安门内大街,在元代漕运的终点万宁桥停了一会儿,KK拿了我装相机的米兔放在桥栏杆上以火神庙为背景用单反拍了一张特写。哈,我爱我的兔子,跟着我上山下海旅行徒步的兔子。。。之后大家集结吃饭,十四个人在火神庙对面的胡同好像是叫六铺炕里的一家清真餐馆拼了一张长长的桌子,把人家门都给堵上了,J坐的位置由此一直被话唠同学嘲笑到晚上散伙。吃罢饭太阳隐去,冷意袭来,继续征程:地安门外大街,一路都是拆迁,蜗牛买了很多泡芙分给大家。旧鼓楼大街,我在北京走得最多的路之一吧。鼓楼外大街,这段很长,大家因为速度的不同也终于拉开了距离,和J、M、LM、BB、KK他们距离比较近,于是聊了一会儿旅行阿宫崎骏阿摇滚乐阿什么的,结果聊得最high的是因为红堪94演唱会而延伸出来的八卦和此后无数别的八卦:p。北辰路,经过民族文化园,远远望见鸟巢水立方和盘古大厦。天辰路,我们走的是进入奥体后的中轴线,胜利近在眼前。森林公园,本来是要走到北门结束的,但不知为什么大家决定稀里糊涂出东门走到立水桥,那个时候天开始黑暗下来,其实也刚刚五点,可不知道为什么公园里的卫生间都关门了。在东门遇到流浪猫一只,在冷风嗖嗖中往我和KK的身下钻,唉,我又忘了买猫粮。出东门后迷路鸟,走了一段只好搭公交到立水桥,几人作别,剩下8个人依依不舍地地铁到和平里吃酸菜鱼(还在地铁上演戏),又依依不舍地从六点半吃到九点半。终于在饕餮的时间里,暴走途中几乎一语不发的老K(此K非彼K)讲了很多好玩儿的事情。有人讨论下次什么时候一起聚,本来是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越来越少出来和没见过面的朋友玩,已经没有认识新朋友结交新团体的欲望了。可是,不过,这次和你们暴走的一天真的很开心,我也忽然开始盼望起下次来:)
       天哪,我真的很罗嗦,不说了。之前一周的非周末是和前同事们见了两次吃饭什么的,也见了来京滑雪的田兄一起吃海底捞。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和他一起去滑雪,只是一次尾骨一次头我实在被单板摔怕了。。。最后再纪念一下,继暴走长安街徒步绕二环和走遍二环以内的各个胡同街道外,这次是中轴,是几乎从南三环到北五环的中轴。

  • 2009-09-24

    Leisure time - [点滴]

    没想到还真是懒洋洋地宅下来了。

    出去晃荡的时间越来越少,一方面大家毕竟都忙着工作,另一方面自己奔来波去的不安分也逐渐地销声匿迹。每日都是在阳光的照耀下醒来,倚在大靠垫上细细地读上一阵子书。空下来便背着袋子去超市买菜,做做家常便饭,也会因为有了大把时间而不厌其烦地捣土豆泥,做以前绝对懒得动手的奶酪土豆饼和金枪鱼土豆沙拉。这两天还刻意远离光影,晚上会和糖糖同学喝了排骨汤去小区遛弯,喝酸奶荡秋千,之后回家熄灭所有光亮,躺在阳台上,伴着窗外永远耀眼的金星听久违的收音机,用星空灯里水果味儿的香薰蜡烛照亮Music Radio里温柔的声音。各自睡下后,偶尔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童年,勾起很多回忆,差点就有了继续童年系列的念头。而入夜后的梦,也比以往情景更美妙更充满幻想。比如最近最喜欢的一个梦是蓝色的天空缀满了鲜红欲滴的樱桃,还有一个是空中一龙一凤的云朵落到地面幻化成一虎一蛇相争相斗。就算现实的梦,也会梦到在游乐场坐过山车在有小桥流水的步行街划船什么的,真是美好。虽然呢,这真算是足足浪费了一个月,但我想也不是所谓的虚度吧。当然,重新开始工作已经提上日程且迫在眉睫,但阅读和耐住寂寞,正是我目前所欠缺的。话说前一阵子朋友电话说一起去MIXVICS跳舞喝酒什么的,我的回答是本妞目前正在过贤淑型生活,那种地儿,不去!:p

    哈,当然,虽然老是朋友喊着出去都不去,但周末显然是不可以这样做滴!上上周末,先是周五穿着小跟儿鞋分别与小岳和糖糖在五道口和新中关晃荡了8个小时之久(当然有Shrek好吃的炒米条首尔包饭和新中关的麻辣香锅为慰藉),后是周六和豆瓣上的几个朋友以一半路程走碎土碎石路和小溪石滩的方式上下海拔1414的云蒙山,结果是星期天就彻底地睡崩溃鸟。但是,但是,爬云蒙那天所有的一切,阳光蓝天小虫花朵轻风群山朋友烤鱼。。。。。都是无与伦比地美妙哇:)而上周末呢,周六和组长大人相约方家胡同,在等她的街心花园里发现今秋第一片全黄的银杏叶,北京最美的秋天。我们在安静的方家胡同46号转了转,当然不如798,但安宁的胡同生活气息是商业化的798所难比拟的。一路逗猫逗狗地走安定门内大街鼓楼东大街南锣鼓巷吃奶酪买礼物,然后欣欣然地奔赴Thomas在三里屯的生日宴,结果是工体被封掉鸟,里面的饭店和酒吧统统停业至国庆结束。只好通知糊涂的寿星转战新光旁边的Pizza Italia(就一口味道平平的奶酪面都要价100RMB,可怜的请了十几个人的寿星~),接着又回到前单位真情实意地感触了一把,跑到万达广场小汗淋漓地玩了一会儿投篮机。真的,和那些已和你没任何关系却仍一声声地叫你“老师”的陌生老外一起玩耍时,我还是发自心底地快乐的。周日,安静地在阳台的阳光下读书,炒糊了辣白菜炒五花肉。

    国庆会回家,之后所有的都会有个决断。包括北京或南方,本行还是转行,是否在NGO、宠物、以及旅行户外的相关行业从头开始。。

     

  • 2009-07-14

    七月流火 - [点滴]

     首先广而告之一下,昨天下午拒绝了新一年的合同,所以这个学期结束后就成无业游民拉!现在心情超级轻松,虽然知道前方的艰难和曲折并不会少,但是觉得这样的离开已经足够圆满。当然以后我肯定会无比怀念这个地方,但就让怀念留在最快乐的那一年吧。

      这一年,也许并未成长多少,但幸福的感觉是以后的工作所不能给予的。也许只有这一年,我能在最单纯的环境里嬉笑怒骂,能在同事中交到特别好的朋友们,能每天和可爱的大孩子们一起玩闹游乐,能安排好几次随心所欲的长途旅行。可是这样美满的梦终究不能一直做下去,当现实的丑陋一点点展现出来的时候,你珍视的东西还是会被无情地破坏殆尽。

      所以,那就再见吧。先走在路上,慢慢找方向。

      周末活动总结:)上周末休三天。周四晚和小岳、abaocui还有组长大人在逸栈吃饭,都吃到8点该闪人的时候邻桌有人点电影,一边后悔不已自己完全忘了这码事,一边和组长大人找到最舒服的沙发看投影上的《新宿事件》直到10点,完了又和此同学闪去酸汤鱼吃毛豆喝米酒。周五明明休息还得去学校给K12上一节50分钟的课,本来是想直接去万达看《冰川时代3》的早场的,但没办法困意袭来,于是还是溜达回家睡觉去鸟。晚上奔赴鼓楼和糖糖源源一起吃饭,完了又溜达去鼓楼东大街逛小店看玩具,徜徉于人满为患的南锣鼓巷吃酸奶。周六下午跑到soho尚都闲逛,难得周末安静凉快的地儿,不管是找个小店喝东西还是坐在钢琴阶梯上发呆聊天,这儿都是那么滴合适。在此地看了个小小的摄影展,又到朝外soho瞅了一眼小集市,接着就步行至富力麦乐迪K歌,欢送亲爱滴艳子同学飞回澳洲。那晚觉得很幸福,是高中的一群朋友,尤其和这三个亲爱滴女人,互相依偎着窃窃私语随节奏轻轻摇摆,十年前的日子就好像从未远去。周日去鼓楼看刚来北京工作的7岁开始就一起厮混的发小同学,在雨后的凉风里步行到宽店啃鸡翅,看那个当年懵懂好玩儿的小盆友成长为一个温柔幸福的女人。这个周末,真是恍惚的怀旧。

      接下来的日子要尽量地快乐。目前有三个小计划,海边,草原,向日葵田。虽然灰常想和宁宁一起走川藏,但失业滴人不能花大钱:p,哈。估计这周末就会和同事中的一些好友去看向日葵花田,期待ing。

      

     高中的朋友们,还和某同学穿了情侣装:)

  • 2009-06-16

    Something - [点滴]

      难熬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虽然这个周末依然不休,但总归只是细碎杂事而并无变态培训。而且即将迎来新的学生,开心的事情也会增加很多,也不至于现在整个一怨妇腔调,从以前对工作的满心赞美,慢慢就变成了集体的抱怨不休。

      其实这些抑郁是在上班前的几天陆续累积的。先是忽然有了大量作业,然后就很崩溃地平均一天听到俩同事辞职的消息,虽然有些也并无深厚感情,但那个开心融洽的圆圈是永远都缺了一角的,尤其是虽然已经让我有心理准备的级花儿和组长大人。组长同学还好,闪人也就不到一周,可也一起吃饭溜达什么的好多回了(最搞的是据说头儿知道她离开后的第二反应是我是不是也不干了,狂擦汗)。前天晚上还和她跑到宁宁家住,聊到半夜两点多,但很多主题是关于级花儿同学滴。此同学相见的机会则是多么滴渺茫,下一面可能是她回京收拾行李告别这座城市的时候。而且,今天晚上和宁宁小岳还窝在越南河粉的沙发里聊,说都觉得旧人七零八散地八月估计也走差不多了,要找机会一起好好喝酒什么的。其实,离别总是充斥着人生的每个阶段,貌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把这个夏天恍惚成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那个炎热多雨离愁别绪的夏天:(

      所以目前自己也可能决定八月走。因为求上进把,会累得要死,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不求上进吧,也没有必要再继续混下去一天耽误一天,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新工作的话我并不着急,自从在阳朔西街看到满街的青旅酒吧咖啡馆儿的招聘广告后,就有模糊的念头是去边打工边旅行边学习一阵子。也许会有很多阻碍,但是希望努力说服自己下决心。幸福就是自己的感觉,而不在于年龄的限制和别人的看待。

      呵,越思考越踌躇呢,周末活动总结吧:)不对,上周末是最难熬的大培训。周日晚吃培训晚宴,和那些台湾的老师同学聊得不亦乐乎,也和要去两个月成都的婷婷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晚宴结束后,又跑到同样去成都的段儿家和此同学拥抱说再见。周一倒是休整了一天,列席小燕儿的生日宴去望京吃烤肉,一帮或留守或离开的同事们从12点多吃到快5点,中间搔首弄姿地摆S型照集体照,又玩21的游戏玩到头晕脑胀笑声连连。之后本同学又奔赴朝阳门找糖糖吃饭,结果赫然又吃下了一个肉夹馍一碗粥和一些凉皮米皮,之后溜溜达达地挪到东单王府井吹凉风。真爱夏天的夜晚,也希望你们都能好好享受应该快乐的夏天:)  

      艳子同学也马上从澳洲回来拉!但是一者此同学到达时间十分恶劣且可能在机场呆着不来北京市区直接回家,二者本同学此周末也不放假,所以可能等到她回程的时候才能见到。倒是周四下午要去趟机场接学生的机,希望能顺便看到金黄麦田,也偶尔希望和HINI来个亲密接触直接隔离在宾馆好了,反正管吃管住还发工资,也蛮不错:)

      

     最开心的还是和朋友一起旅行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