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2

    草莓 草莓 - [音乐]

       五一,到处都是人。唯一让我愿意凑热闹的就是音乐节了,人多才有劲儿,人少还真不行。本来是想去迷笛的,希望能听到何勇的《钟鼓楼》和痛仰的《安阳》,但是无奈他们不在一天出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人就从海淀公园跑到了顺义。那就还是草莓吧,毕竟咱在通州住过俩月,熟,去听听虽然新专辑不喜欢但以前的歌仍能感动我的曹方,去看看08年摩登天空音乐节里让我觉得牛掰无比的重塑,去感受感受歌词犀利深入人心某些时候会让你听得特别难过的周云蓬,去放肆放肆NB闪闪感染力无敌的新裤子。最重要的,是去跟着自从上次愚公移山告别后就再没看过现场的乐队里我最爱的便利商店,唱一唱那些美丽的难忘的歌儿。
       于是,4月29号中午,躺在大运河边儿的草坪坡地上,等音乐扯动身体和情绪。第一个是DaBang,台上火热,忽而温柔忽而爆发,狂野灿烂。但台下因为大部分人还没到的缘故,气氛不是那么热烈,所以现场完全无法high起来,大部分人都或坐或躺在远远的草地上,为未来某个瞬间情绪的点燃酝酿情绪。第二个是戏班,特别的民间音乐,人声和乐器都异于其他,新鲜、直接、有意思,还挺来劲儿的。印象深刻的是《数人玩》和《拿出来》,说不出来的奇特韵味和古怪风情。第三个是杭盖,蒙古族乐队,马上民族的渗透力和感染力果然不同凡响,听着这些歌儿就有纵马奔腾在大草原上的感觉,那叫一个high。第四个,是听过所有专辑看过几次现场的曹方,一袭清新的小白裙,唱的时候时而吹上几段口风琴,时而脱下鞋子旋转几圈舞蹈,还是那个N年前可爱的小女生。轻轻地跟着哼了《风吹过的下雨天》、《比天空还远》,遗憾她没有唱最适合这个季节的《住在春天》或者《在夏天》,喜欢她在设备故障时清唱的《遇见我》。不想听如今那些甜腻的小清新,想听活泼如《遇见我》的歌儿。曹方结束后,估计那边周云蓬该开场了,就从主舞台移到了爱舞台。前面的几首,他一直用他浑厚的嗓音唱着那些古诗改编的歌谣,沉默的,笃定的,只是唱。最爱的一首歌,是他幽幽唱起的《永隔一江水》,这首歌,就是听不清楚任何一句歌词,都能感到不知从何而来的悲怆。最后,大家叫他返场唱《中国孩子》,他出来了,但没唱,唱的是《买房子》,不知道是不是有关部门不许他唱。不过《买房子》也是很好的完结,而且他在歌词里加了更多诙谐讽刺的内容,全场共鸣,本来安安静静聆听
    的人们开始哈哈大笑挥手蹦跳,一片沸腾。发自肺腑的忧伤变成发自肺腑的笑声,扭转好情绪回主舞台去听重塑雕像的权利,问题是刚听了半首他们就谢谢再见了,跟时间表不符啊,算了,还是回爱舞台占位置等便利商店吧。等着等着,熟悉的面孔们,郎磊、德恒、杜玮穿着蓝衣出现在台上,有人尖叫,音乐响起,郭硕戴着白框眼镜蹦着出来了,猴子还是满身活力。《潮汐》、《我们都是科学家》、《出发西伯利亚》、《silent day》,熟悉的歌儿一首一首被他唱起,台下歌迷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唱到西伯利亚的时候好多人开始排队走火车pogo,我也忍不住蹦了几下。全场大合唱则出现在silent day,跟着大家挥舞着手臂一遍遍地唱,嗓子都哑了。那时那刻,好像回到了那些跟着他们的演出在来回跑live house的日子,回到了那些一直蹦跳昂扬永远活力的梦幻中。之后,再回主舞台,是外国乐队blonde redhead,夜幕降临,舞台上五颜六色的灯光也开始跟着音乐跳起舞来。听着沸腾的潮声,看着灼热的光亮,不由自主地开始扭摆。喜欢那个女主唱,歇斯底里地投入,说话的声音也无比好听。最后,压轴的新裤子来了,所有的人都躁起来了,一闭眼我都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各种色彩各种沸腾。最躁的就是庞宽,嗑药了似的high。没完全听完我们为了避开人潮就先撤了。谢谢草莓,给了我八个小时活力洋溢的青春。
     
       周末,四月第二个周末去了法源寺和元大都城垣赏丁香和海棠,下次写探花记再细说。四月第三个周末周六一群人的春游变成了一下午的桌游和晚上的饕餮,都怪那破烂的雾霾天。学会了两种新桌游,但实在兴趣不大。周日恩和冰儿和朋友们拍没有男人的婚纱照,一群女人穿着婚纱礼服各种恶趣味摆拍,巨欢乐。不过就算这样也已经很辛苦了,化妆造型选衣服折腾了四个小时,还出了外景,被多人围观指点。四月最后一个周末是五一假期,除了草莓音乐节,因为累因为人潮因为天气不好,都在家宅着。

  • 2010-08-24

    A Plea En Vendredi - [音乐]

        本来这周末想去延庆那个音乐节的,但联想到以往每次音乐节可怕的交通和恐怖的食宿,还是决定打退堂鼓。老了,没年轻人那么多不顾一切享受音乐的激情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的人都不在一天出现,曹方第一天开嗓,张悬和重塑第二天表演,左小和逃跑第三天上台。起码第一天和第二天,就太难让我抉择。所以等摩登天空吧,如果到时我在北京且有空的话。另外,还要期待一下曹方和张悬不知何时的专场
        此外,王菲演唱会的票上周也到手了,位置还好,只等拿到3D卡全副武装地进场。从始至终,她在我心中的魅力一直不变地菲比寻常,我仍
    然会在地铁上一遍遍地听她的歌,仍然会在梦中数度看到她或骄傲或亲切的面容,仍然会为她在微博里的小可爱忍俊不禁。比如最近小灰灰的几条围脖:一:孩子,我是90后~~~~~~~~~~~生的你。二:陪你去看硫酸雨洒在这地球哦上~~~。三、朝阳区滴天~是明朗滴天~~ 朝阳区滴人民~好喜欢~~唱。哈,是不是很像灰主流的小盆友?可爱得紧呢。
        别的,最近好像没啥好听的音乐。在装高雅地听了很多古典和轻音乐后,还是依照V的推荐听了Arcade Fire、Radiohead和Placebo的专辑。
    但事实证明,在非现场听摇滚,我已经基本无感了。而且今年以来,听过的专辑中,只有一个印象深刻的,那就是A Plea En Vendredi,专辑中的一首首歌就像梦中袭来的安静潮水。听这种旖旎的温柔,绝对会有通感产生。才知道,原来品尝淡淡清甜的嘴巴,看到朵朵花蕾的眼睛,闻到阵阵芳香的鼻子,都要感谢收到美妙声音的耳朵呢。

        其他,最近的窗外事,国内的国外的,大多都是悲伤痛苦龌龊阴暗的,不想听闻也不想思考。只是,希望善良的死者安息,善良的生者幸福。可完全自由幸福地活着,那仍是遥遥无期。

        上周末总结吧:从来没总结过周中,因为虽然也时不时地有活动,但毕竟还得工作,不是完全地放松。但上周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没消停,吃饭K歌看电影听相声出小远门儿一个都没错过。其中,吃了N次大餐,后果就是满脸长包。而且和美国大兵们吃日料的时候又小伤感了下,实在是太喜欢MS了,非常非常舍不得他。K了一次歌,在华丽丽的VIP。看了一次电影,怪物史瑞克,靴子猫变成了肥猫满场卖萌,那时那刻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瞳孔能自由变化啊!听了一次相声,现场的感觉非常棒。出了趟小远门儿,其实只是卢沟桥,看那晚漫天的繁星和美丽的月亮去了,还有潺潺闪光的永定河水和静寂安宁的宛平古城。有许多人在那儿放孔明灯许愿,此地就瞬间成了一个没有血泪的温馨所在。
        终于该周末了。周六,本来是和葱白儿计划去北宫森林公园扎帐篷的,但大雨,只好临时改变计划准备去中华世纪坛看展览。结果在军博下车的时候我觉得三年没进里面一定有了变化,俩人就进去看兵器和军事历史去了。和上次抗战胜利日进去的热血激情不同,这次只特别仔细地看了古代战争馆,而且人也客观了很多,有吸收也有批判,这还要多感谢葱白儿的讲解和分析。出来后吃过饭,我们还是去了中华世纪坛,看世界古文明展和圆明园残片展。前者分了埃及文明罗马文明希腊文明南美文明印度文明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版块,展出了很多来自各个国家博物馆的文物,大多是器物和雕像,只是没有讲解也只能做一个浅显的了解,但帮助回忆起来不少以前感兴趣和学习过的内容。后者是圆明园西洋楼一带刚被烧毁后的一些照片,很多还是保存得可以的,说明后期的破坏力也是相当的巨大。还在他们的放映厅里看了圆明园建设的纪录片,也不错。我承认,我以往对中华世纪坛的偏见是不对滴。。。。。。出来后,雨差不多停了,空气特别好,俩人又沿着青葱的草坪和安静的马路步行到了玉渊潭。玉渊潭也是我有偏见的地方之一,事缘以前来看樱花时烦人的脏乱和恐怖的人流。但是这次,感觉特别好,因为刚下过大雨,几乎无人,整个园子的树木草地湖水都是湿漉漉的绿,配上天空中缓缓流动的蓝紫色云彩,真是漂亮。我们看野鸭在凉亭边戏水,弄出一圈圈荡漾的好看涟漪。看垂柳在碧波前梳妆,倒影和自身的姿态都无与伦比地优美。看点点的水珠在荷叶上晃荡,像一粒粒晶晶亮的宝石在调皮地跳跃。看猫咪在河流上歪歪扭扭地过木桥,还是只帅气的四蹄踏雪。唯一煞风景但好可爱的是,一只优雅的水鸟,在优雅的飞行过程中,优雅地往湖里拉了一泡屎。太激动了我,从未亲眼目睹这样的场景,哈哈哈。周日,送葱白儿去机场坐飞机去袋鼠国,顺便欣赏郊区更清澈的蓝天和云山。葱白儿去澳洲昆士兰的黄金海岸开会去了,冲浪啊潜水啊考拉啊,羡慕嫉妒恨哇。。。。。。不过他好像没有什么时间做这些,我稍微平衡一下,但又依稀觉得可惜。。。。。

  • 2010-04-12

    窗外 无常 - [音乐]

        窗外 词/窦唯 曲/窦唯 编曲/窦唯
      窗外 天空 脑海 无穷 绿色原野
      你灿烂的微笑 我拼命的奔跑
      远处飞过 无缘到村落 日落船又归
      看那天边 白云朵朵片片
      就在瞬间 你出现在眼前
      还看到晚风在吹 还看到彩虹美
      窗外 天空 脑海 无穷
      我早已忘怀 是从哪里来
      也只能相信 你比我明白
      看那天边 白云朵朵片片
      就在瞬间 你出现在眼前
      还看到晚风在吹 还看到彩虹美

      无常 词/王菲 曲/王菲 编曲/窦唯
      夜风微凉 树摇月晃
      云儿在飞 我在想
      水流 花儿香
      一片夜色放心上
      喜中带忧 暗中有光
      怎么度 怎么量
      田野 山岗
      美丽之下的凄凉
      无.........常............
      你看那山色湖光
      你看那蓝天白杨
      看不到一丝渺茫
      你再看海天碧浪
      你再看晚霞曙光
      禁不住匆匆忙忙
      把希望留给失望

      这一阵子不管身在何处,脑子里都一直回放《窗外》和《无常》,真是着了魔了。有时候还自我陶醉地哼哼,只是哼着哼着,就把两首歌唱串了。但是真的好像阿,从歌词意境到音乐表达,从编曲乐器到演唱方式。以前听《无常》听得多,还会在KTV里唱,是夏日的淡淡欣喜和丝丝忧伤。现在则经常把两首连在一起来听,湖光山色云朵白杨所有田间的原野的美丽风光都会像电影画面一样从眼前掠过,有民谣的纯真,也有迷幻的颓废,可能所有美丽之中总有那么一点苍凉。
      还想说,我也挺喜欢周小迅版本的《窗外》,就是很有感觉,觉得和《李米的猜想》这部电影的气质很贴合。

      糖同学要回郑州过幸福生活了,两个人的小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倒是没有强烈的离愁别绪,但昨天说起可能要提前搬走时眼里还是很酸。说搬走是因为有一个工作机会,在清华园里,挨着河边,有好多的玉兰和桃花。于是在清华上班的很久未见的小桌听说后非常激动,说了好几次要带我去吃清华食堂。但是可能还是不太靠谱,所以有可能放弃,估计又让小桌失望了。现在有很多认识的朋友在考虑离开这个城市,原因很多,比如最近疯狂飙升的房价。虽然在南方小城生活一直是我的梦想,但我如果离开这里的话,却一定会无比的留恋与难过。
      
      说点高兴的吧。周末。周六中午和组长大人、小燕儿、小岳一起在惠新西街吃饭,吃罢又一起去宠物店逗猫惹狗。之后我和小燕儿小岳又去了森林公园,大片的连翘迎春明晃晃地绽放着艳丽和芬芳,草地上长满了美丽的淡紫色的二月兰。水畔的小路两旁种满了山桃树,白色的花瓣落英缤纷。山顶上有小小的杏花树,娇嫩地依偎着高大的油松。只是玉兰大多还未完全绽放,伸展着白玉色泽的花骨朵儿。不过我们最感兴趣的是一种可爱的植物,树枝上长满了像毛毛虫一样的东东。越来越喜欢森林公园了,喜欢晴日下可以望到连绵的西山和遥远的景山,喜欢长满芦苇菖蒲有着小小鱼儿的湿地,喜欢鸟儿齐鸣阳光热爱的大片树林,喜欢水声叮咚的溪流和闪闪金光的湖面,只是去了三次都没有进去朴实自然据说有着山野感觉的北园,实在是太大了,下次一定要带着帐篷在里面好好玩一天。玩到傍晚,去魏公村吃饭唱歌,庆祝糖同学在北京的最后一个生日,回家都一点了。然后第二天又下雨降温,再加上我又累又困,就没去早在上周一就和人约好的元大都公园。不过也还好,根据观察,海棠应该还未完全盛放。
      恩,最后放几张阳光下春天里开心的我们吧:)小燕儿拍的。

         

          和小燕儿在仰山上,忘了是迎春还是连翘了。

         

      和小岳在河边,粉嫩粉嫩的桃花儿。

         

      跨过小溪的我,差点被冲下去。

  • 2010-02-25

    钟鼓楼 - [音乐]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
       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
       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
       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
       小饭馆里面辛勤的是外地的老乡们
       他们的脸色象我一样
       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 望不清那西山
       水中的荷花 它的叶子已残
       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
       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
       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
       钟鼓楼吸着那尘烟 任你们画着他的脸
       你的声音我听不见 现在是太吵太乱
       你已经看了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还不发言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 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 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面
       我的家就在钟鼓楼的这边
       我的家就在这个大院的里边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家就在这个地球的上边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听歌,主打是王菲和李健两个版本的《传奇》。但是听着听着,音乐跳到下一首的时候,就忽然被何勇的《钟鼓楼》感动得无与伦比,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然是感动的而不是恶心的)。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这么矫情了,作为一个来北京不到两年的人,听着银锭桥再也望不清那西山,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会那么那么的伤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去年过年跟小狐狸在钟鼓楼前看烟花的时候也聊到过,我们恨它的喧闹堵塞压力混乱,也不喜它的热闹洋气繁华骄傲,但却爱那些自己并未经历过的传奇和古老。
       比如摇滚。昨天听的音乐里之所以有《钟鼓楼》,是因为前不久又看了一遍94摇滚中国乐势力的香港演唱会。何勇唱这首歌的时候,穿着海魂衫系着红领巾,时而昂扬地高亢时而又低落地感慨。在他旁边还有安静吹奏的窦唯,沉醉敲打的刘效松,以及当年看起来很妩媚穿着行为都很花哨弹吉它high到不行的讴歌。讴歌,谁能想到他现在会是《幽兰操》的作曲人,王菲果然还是一直都那么喜欢你们。昏,我怎么又扯到王菲身上来了。话说当年上初中的小女孩我,装模作样追赶潮流地听过几首北京摇滚,唯一听全的专辑是黑豹的《无地自容》。但终是不在那个氛围,于是后来摇滚对于我的唯一意义就是它是我爱上王菲的媒介。没想到许多年后,在二十好几的时候,我又滚了起来,不仅滚英伦的也滚老北京的,甚至会为94那场演唱会花痴无比夜不能寐甚至热泪盈眶。来北京后,有时会去MAO什么的听乐队,也有激情也有感动。于是忽然想到,如果我生在那个时代这个地点,我也应该会每天疯狂地追随那些牛掰哄哄光芒闪闪。
       只是当年的唐朝,我再未体会过。张楚,在MS音乐节里朋友现场电话过我。何勇,同一个音乐节里我看到老去发胖的他,在父亲的三弦儿伴奏下再次唱起《钟鼓楼》。窦唯,在歌德学院的庆典里我听他在帷幕后弹古琴,偷偷从角落窥探眉眼沉静的他。只有,在那场演唱会上并未出现的崔健,依旧下着一个又一个激扬的蛋。我记得歌德学院那晚戴白帽子的他一上场,疯狂的人群就立刻爆发。他们的理想和年代。
      
       再写下去我就跟30多40的人为伍了,哈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吧,当年的他们,是多么有男性荷尔蒙的魅力,就算是白白净净的窦唯,那丹凤眼儿薄嘴唇儿本来就很招人,再加上黑色的歌儿一唱单手的键盘一弹,那个魅力无限,十个他都不够女人分的。不行了,我要奔去看他敲鼓歌唱吹笛子弹键盘穿黑西服理小平头的视频了,顺带再N次地重温王菲99年的日本演唱会,鼓窦唯,和声窦颖,吉他张亚东,打击乐刘效松,还有童童的影像和王菲的摇滚,黄金的组合,最好的时光,最美的回忆。

       最近也没啥可总结的,就是希望天暖和些爬爬山徒徒步啥的。另外,前一段做梦很奇妙,就像放电影似的把儿时的朋友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工作后的朋友都梦个差不多,我想我应该是想念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吧。最宏大的一次是梦到一次上课,课堂上集中了我各个阶段的主要朋友。而我的同桌还是我小桌。哈哈,还梦到下课后我和她还有猫同学去郊外玩,真是好玩儿。

  • 2009-10-25

    Bai - [音乐]

       此刻在听便利商店的《悲伤城市》,郭硕唱:“空气中那悲伤的物质,这感觉让我觉得真实”,于是我接着哼:“回忆阿,慢慢覆盖我脑海”。回忆,是第一次在摩登天空聆听你们的激情感受你们的活力,是第二次在星光现场仰望着你们大声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是第三次趴在Soho尚都的三层栏杆上深深地被Silent Day打动,是第四次在朝外Soho跟着《出发,西伯利亚》的狂热疯狂蹦跳,是第五次在MAO和一帮小孩儿大喊你们的名字,是第六次在愚公移山无数次的蹦跳摇摆挥舞合唱。可是你们要暂时解散了,我这些在Live House的激情澎湃也要随之远去了。以后所能做的也许就是在CDVIDEO里回顾这一年的万千感动,就像那些回顾自己年轻时光的老人一样。

       消息是昨晚的意外。本来是高高兴兴地和组长去和便利讲09年的再见的,而且在愚公门口还意外地碰见了一年未见的Cecilia,和她在吧台边聊了一阵子,讲到当晚嘉宾彭坦的婚事,不知道这对于他的歌迷来说算不算一种形式的远离,但绝没想到两个小时后那些真正的离开。之后就像往常一样挤到前场开始high,经历了开场的绚彩,体会着他们一如既往激情四射的贝斯鼓点歌声舞动,也无数次不顾年纪地和那些小孩儿们一起闹腾,气氛和效果都好到爆。最感动的部分是嘉宾们和乐队的联唱,彭磊、彭坦、郭硕、郎磊、杜玮、德恒他们制造出了眼花缭乱的荡气回肠。可是,在灯光闪动人影模糊的那瞬间,我的兴奋里却有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淡淡伤感。结果,终于,在乐队被叫回来唱最后一首Silent Day的时候,郭硕开始唱破,嘶哑,唱完最后一句潸然落泪喘着气不能说出话,随即一直在后面默默打鼓的德恒也走到前面开始哭。大家鼓掌,继而沉默,有人哭泣,原来真的是告别。

       落寞地走出愚公,和晶晶道了再见,一路和组长大人在夜的凉风里往锣鼓巷的方向走,揣摩着他们暂时解散的原因,回顾着这一年来的感动和精彩。我想,可能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成长带来的必然改变吧。他们也许可以一直制造着蹦跳昂扬永远活力的梦幻,但是26岁的激情绝不会像16岁时那么纯粹简单。那么告别终是要来,谢谢这一年你们带给我完整的青春,再见这一年再不回来的年轻。

       忽然想起王菲了,她是不是有了那么幸福的改变。

     

       周末除了这个,周五晚一帮前同事在小燕儿家聚餐,见到了甚是想念却俩月未见的学姐和婷婷,貌似这期间就和组长大人以及小岳见得比较勤快,之前还说起码大家一个月要相聚一下欢唱一次呢,是因为北京太大吧呵呵。周六飞飞新婚补请见了十多个大学在京同学,好几个都快一年没见了。一群人在东坡酒楼闹得天翻地覆喝得昏天暗地,我十分丢人地第一杯啤酒就过敏了,不过也算逃过了一劫,大家怎么就只记得大学时我装豪放的豪饮而忘了我过敏许久的事实了呢?酒足饭饱后一帮人又浩浩荡荡地奔去好乐迪K歌,大家说我唱得非主流他们都没听过,汗颜。唱到天色已晚我就半公交半溜达地到东四到张自忠路,和店里的小狗玩耍看茫茫雾气弯弯月亮下的段祺瑞执政府,等着所爱乐队的演出,谁知是最后的告别。

       恩,欢乐点。再次,恭喜恭喜新婚夫妇们,飞飞两口子和小花两口子,可能你们孩子都打酱油了本姑娘还在不靠谱地非主流着。也期待着这一群人下周再次为同样的理由相聚和欢喜。

     

  •   刚才打开hotmail的邮箱,唯一的一封新邮件是Johny写来的,那是最爱却好久没联系的学生。在心情明朗笑容甜蜜的同时,那个灿烂笑脸却并没在脑海中重现,袅袅升起环绕身畔的是心底浮起的这首曲子:Somewhere Only We Know

       这也许是因为,自从在Johny送我的自制CD里第二次听到它时,这首歌便在我的MP4里扎了根,半年来不仅从未替换,更是每天都听,每次听也有无数的悸动与翻涌。至于那么爱的原因,是曲子或是人,我其实从未清楚。只是现在,特别想放上歌词和音乐。

       I walked across an empty land

       I knew the pathway like the back of my hand

       I felt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Sat by the river and it made me complete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

       So tell me when you‘re gonna let me in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 

       I came across a fallen tree
       I felt the branches of it looking at me
       Is this the place we used to love?
       Is this the place that I‘ve been dreaming of?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
       So tell me when you‘re gonna let me in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

       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So why don‘t we go
       Somewhere only we know?

       现在是在郑州,星儿的宿舍。昨晚和糖糖一起动力火车到的,拉了星儿一起去吃夜宵碳锅鱼到一点多,价廉物美的典范啊。之后在如家订了一个大床房共度良宵:p,睡在俩人中间度过了巨热难耐的一夜,又早上爬起依偎着看了国庆庆典。结果是下午大家就爆发了,在KTV吼了六个小时的爱国歌曲革命歌曲童年歌曲儿时影视剧动画片插曲等等,最后更是以《我和我的祖国》、《歌唱祖国》、《爱我中华》、《我的祖国》等红歌联唱的方式high到尽头。明天回家,还是挺开心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一年来我的假期和别人都不同,所以回家便也没有同学可见。这次高中入学十年借大家都回且班长团支书大婚的机会和大家见个面叙个旧,还是蛮期待的,虽然不能留在北京和小花她们聚见到分别很久的小帅。在此,祝福扎堆大婚的同学们,尤其祝福飞飞两口子,宁宁两口子,丁玲姐两口子新婚幸福,当然也十分happy地祝老汪小黄订婚快乐!撒花!!(话说,俺们仨昨晚在如家住的房间号是111,三个可怜滴棍棍。。。)

       例行的周末活动总结:上周六去了白塔寺,基本在空无一人的情况下细细研究了这座藏传佛教寺庙的各类佛像和建筑物们,肃静又奇妙。其实以前偶尔会拿王菲做偶像,说如果万一哪天我笃信宗教,就选择藏传佛教的密宗花教,哈哈。离开白塔后就一直步行,走拆迁不断但韵味犹存的老北京城,在凉风下晃晃前海,在夜色中走走玉河,和小燕儿小岳她们相约南锣鼓巷某酒吧的大天台上喝东西吃比萨。周日和糖糖狂逛,西单的中友和大悦城,西直门的嘉茂,还有动物园的聚龙和天乐宫。确实,北京的初秋,让做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惬意那么的美。 

     

  • 2009-07-22

    Pure Music - [音乐]

      刚在翻看豆瓣里的我听,发现选择的音乐和季节大有关系。比如六月和七月,虽然也听了一些流行和摇滚,但纯音乐俨然占据了主流。尤其是风潮的《夏天来了》和《住海边》,更是无比地应景,清凉这酷热躁动的夏天。

      夏天,CD里的夏天是这样的季节:夏天有迅疾的雨,嗒嗒地打在茂密植物的叶子上,昏天暗地,却酣畅淋漓。雨后有深深的水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像藏着无数枚银币。夏天有流动的云,一朵一朵软绵绵地挤在一起。白天它们是镶金的纯白,傍晚成为绯红的晚霞,入夜又变成静谧的深蓝,就像波动的海洋。夏天有潺潺的水流,水银一般闪动流淌,树叶和花朵一起打着旋儿,在鱼儿们的陪伴下匆匆流过。至平缓处,便沉淀成一片晶莹剔透的绿。夏天还有清凉吹过的晚风,有老树下荡漾的秋千,有星空下沉思的猫头鹰,有长长的通往未知的铁道。。。夏天,就是自然的,轻灵的,明媚的。

      而夏天,就是想住在海边,拥有一个小小的木屋。早上拾贝壳,在沙滩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下午乘小船出海,或沿着海浪歪歪扭扭地骑自行车。晚上就更是大好时光,可以寻找一个秘密的天体海域,和月亮相约一起游泳逐浪;或者只是什么都不做,闭上双眼呼吸咸咸的空气,聆听夜海美丽的呓语。我想我很怀念那些海滩,是某些傍晚的漫步,某个夜晚的骑行,某个深夜的奔跑和入眠。

      这就是音乐给我的,感受,和回忆。

      忽然觉得自己好矫情哇:p。上周末活动总结:周四晚和糖糖源源在簋街吃麻小和麻辣香锅并起劲八卦,之后又溜达到东直门吃满记甜品。周五到恩和家蹭饭,在她那儿消磨了一天聊天看动画片,还吃到了巨美味的土豆饼和丰收排骨,强烈赞美。周六宅家,充当文艺青年,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发现最近有成仙趋势,读自然科学的书,听自然声音的音乐,还看自然环保的纪录片囧。周日和组长大人去三里屯美嘉看唠叨了许久的3D版的Ice Age,还是超爱,尤其是那对儿贱贱滴松鼠和超萌的小猛犸。之后就溜达于village。那天发神经滴我在晚上回家后不仅看了松鼠童鞋的两个短片,还下了哈6的清晰版来看,简直是在过电影日。 

      其它:昨晚做了很多奇特的梦,但想起来的只有一个,是本同学乘坐国家大剧院模样的飞碟奔德国玩儿去了,哈。此外,级花儿同学搞定杭州的工作又要回北京一周了,再加上这周末回来的小马,大家又可以聚一聚唱一唱叙叙旧时光。可惜的是宁宁又忽然闪人,不仅还是聚不全,而且天天混在一起的三人团在未来的三周里只剩下了我和小岳。真的,这次,那么像毕业的感觉。说起来,要离开这儿,可感怀的真的很多,有一大遗憾是学生的搞笑错误都没有记录,不过昨天刚说起来一个:“松鼠在树林里迅速闪动,狂暴地采集坚果”hahahahahahahahahahaha~~~~~

  • 2009-05-16

    夏夜的音乐会 - [音乐]

      五月,夏夜,凉凉的微风,闪闪的光影,是期盼了很久的FunFair。

      曹方,第一首歌唱的是《在夏天》,那是七月的故事,却适合此时的夜。轻轻地跟着她哼,孩子们荡着秋千,孩子们荡着秋千,孩子们荡着秋千的夏天。夏天的裙角飞扬,夏天的斑驳阳光,夏天的缤纷沙滩。童年和青春的美丽,总在这个季节记忆清晰。第二首,《ICY是淑女》,是给爸爸的。所有女孩,都曾经是父亲怀里的小小女儿。然后,她唱《最小的海》,羞涩地告诉下面静静聆听的人,这是写给喜欢的人的歌。彼时,帅帅的手鼓手绽放出理解和温暖的微笑,开始跟着她的声音拍打。班长的声音于是变得那么温柔,温柔得可以化掉每个人心里的坚硬。无边无际,但是只要你和我一起。接着,是《比天空还远》,一直觉得这首是关于旅途中的心境,路途比天空还遥远,一个人的寂寞也亦然。于是她说,谁能给我自由的窝,坐在屋顶晨光直射。最后,她终于唱了《风吹过下雨天》,最近在MP4循环的歌,还坚持在KTV的热闹欢快中插入这首。于是又开始跟着她轻声歌唱,爱的绚丽是张模糊的脸,想象拼凑的完美。风吹过下雨天,风吹着我的心,深深浅浅。这个女孩,这个真挚精灵安静歌唱的女孩,能一直让你用感动的心境,去听她。

      便利商店,欣喜地看到monkey同学再次张扬青春活力,挥洒他无与伦比的舞台范儿,当然鼓手贝司手们也是同样的热情飞扬。于是我就不顾年龄地彻底high了,在他们唱《出发,西伯利亚》、《Five Star》的时候蹦跳尖叫,在《Silent Day》、《风景》的音乐响起之时挥手合唱。可以一直这样蹦蹦跳跳下去么?同龄的你们。真想自己的青春,跟你们看齐,没有纠结,没有忧郁,只有欢快、昂扬和飞翔。

      宠物同谋,也是相当能带动气氛的咧。跟着他们也high了好几把,但终究因为之前不熟悉,并没有感动的成分在。

      以上,是主舞台后面的演出,其他的就没看了,不过本来也只是为了曹方和便利而来。摇滚舞台那边倒是有熟悉的午夜飞行彭坦等等,但终究因为时间关系,还是决定在这边守着那些喜欢的人儿们。这次是和组长大人、小燕儿、琪琪以及她们之前的同事ZY一起去的,漂亮的夜晚,拍了很多PP。还和组长大人ZY一起从开始的后面一直挤到便利出场时的第一排,真是幸福。也知道豆瓣上有好几个友邻也去了,音乐青春的感染力呀。夏夜,像这样的音乐会多几场就好了:)

      既然说到音乐会了,那最近听的音乐呢,是王菲的佛教音乐专辑《悲智双运》,有她师父的念诵,也有她的歌唱和和音,空明澄澈。还有曹方,以及风潮的海洋音乐,有纯音乐,也有自然声音,安宁又活泼,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这周假期继续,倒也真没闲着:周一和组长同学去朝阳公园划摇橹船,在漂亮的水生植物前照相,拍下兰花上可爱的两只蚂蚁,共同吹散两朵美丽蒲公英,郁闷的是划船时路人都围观唉,俩女的划船很奇怪么,真是的!周二被N久未见的恩和同学接见,说实话孩儿还是挺文艺范儿的,但是是阳光明媚的文艺范儿!一起去Tony&Guy剪头发,絮絮叨叨的说很多。周三,穿着大花裙子戴着大太阳镜出门买菜买水果,在家里悠然自得地躺沙发上看书听音乐,太阳落山后就奔组长同学家和她一起看片儿唠嗑儿。周四,此同学辗转反侧还是和我一起买了去广西的票,不是一个人旅行拉。奔去屈臣氏看王菲海报,被告知买大瓶的才给。哼,就不买,海报上的王菲,真还不如街拍的好呢,糟蹋偶偶像,呜呜。周六,见了意大利归国的点点同学,高中时还挺好的,但后来就慢慢不怎么联系了。一起去了恭王府,徜徉欣赏学习小坐,耗了四个小时进去。而后,就走走坐坐在前海沿岸看碧波荡漾看游泳的人儿们(超级羡慕)吃吃东西聊聊旧事。同学少年又相见,总还是快乐的。

      明天就去广西,决定的事情就是徒步漓江精华段看朦胧山水田野风光享受hiking的快感,还有就是去龙胜看气势辉煌的金坑梯田,然后就是沿着遇龙河和附近的村落骑骑自行车,别的就无所求了。其实之前的学生Kathleen还约我6月11到6月19一起去云南和四川旅行呢,可惜。。总的态度,还是及时享乐吧,虽然我知道这貌似不太好。可是这个神奇的社会,实在是对它没有信心。在不危害别人的前提下,还是趁早把自己觉得快乐的事情做掉的好,恩。

      

      昨晚 朝外soho风筝大街  主舞台旁边 偶和组长同学在彩墙前

  • 2009-02-15

    Silent Day - [音乐]

       是趴在尚都北塔三楼的栏杆上看着四层以下的郭硕低头吟唱的时候,真正爱上这首歌。
       可能是奇妙的吧。郭硕同学算是我豆瓣上的友邻,我也在他创建的小组里面,可以随时知道他看了什么电影听了什么歌曲传了什么照片即将去参加什么活动。如果愿意,就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他擦肩而过打个招呼绽放微笑,却永远不可能有追着签名合影这样的种种念想。就如昨天,和周五才听过的旅行团乐队的鼓手打了照面后,就和郭硕擦肩而过,在一米以内看他们在台上绽放着激情。以前只是为他们的青春热烈而High,可是这次,在他不再蹦跳深情吟唱Silent Day的时候,真正的,深深的,被打动了。
       恩,哈,我是又去soho尚都凑热闹了。周五晚和组长、学姐、段儿去尚都的私奔小酒馆儿听旅行团的现场。British Pop,偏民谣。小清新的风格,英伦范的帅男,话语羞涩,音乐打动,适合轻轻摇摆,翩翩起舞。最爱Lonely Day,法语的歌词,悠远而宁静,轻易消除所有的浮躁和烦恼。在那刻,孤独和寂寞似乎无关紧要,宁愿一个人,在金黄稻田中泥土甜香下,微笑睡去,幸福洋溢。
       紧接着,周六,和恩和、Magic、Frank又去了这个地方。某两个同学集中注意力于创意集市的可爱商品们,我和另外一位同学就穿梭于北塔和西塔之间,听莫艳琳、便利商店、彭坦、果味VC、牛奶咖啡、新裤子,唯独不甩马天宇:P。莫似乎是《看海》的创作者,唱着自己的歌,但还是让我想起精灵的周迅;便利依旧是蹦蹦跳跳的青春气息,可也总能插入小小的忧郁;彭坦戴了一个超可爱的帽子,唱完所有的曲目后甜蜜地拉了一个女孩灿烂离去;果味VC没有想像中的热烈,是温柔的悸动;牛奶咖啡本不感冒,但这次她唱《越长大越孤单》的时候,还是感动地跟着和了起来;新裤子那是超级地朋克,只是我不好意思狂乱扭摆自己滴身体:P。这些现场的音乐,无论熟悉与否,无论风格如何,我都会有不同平日的体会。似乎,它在帮你找回记忆,找回感动。
       其它音乐,最近听的还有Guster、方大同、Henri Salvador、曹方、Yael Naïm、陈奕迅。当然一直都少不了风潮的纯音乐,以及能让脑海里放起电影的OST,和,估计一辈子都离不开的王菲。今天在塞着耳机的漫长时间中,MP4里面反反复复就放两首,一首是昨天被打动的Silent Day,另一首就是王菲的《邮差》,听了整整十年的《邮差》。
      
       除了看了几场演出,周末的活动还有:周五带学生们去牛街礼拜寺,建筑很特别,但再找不出别的喜欢之处。后来去鸿记吃特色,差点被麻豆腐弄吐。不过,那天的阳光超级地灿,他们的笑容也格外地美,这样明媚的日子。周六,晚上跟那三位同学回恩和家涮火锅,结果大家的战斗力被高估了,弄到今天中午又继续涮了一顿还没涮完,呃。。至于非周末的时候,周一元宵节和高中朋友小聚了下,周三和大学朋友小聚了下,其中有两年半未见的帅哥哈。这样的仿似以前,真是开心。
      
       这个,还想说,最近有很多负面新闻,但再没忧国忧民的心境了。善待喜欢的人,喜欢的环境,喜欢的动物和植物,然后就是不过分的及时享乐。我很乐观,但这个社会,没准哪一天就陷入崩溃。

      

       越来越稀饭的郭硕同学。

  • 2008-10-01

    Modern Sky - [音乐]

         波来折去终于还是去了,和老史以及组长大人,下了班开车直奔海淀公园。没找到下午去的学生们,但汇合到了婷婷和她男友。其实倒也没有特别地high,只是喜欢那种年轻活力的气氛:夜空,摇滚,尖叫;掌声,舞动,姑娘;红领巾,海魂衫,孔明灯。。。对,就是这些疯疯癫癫,就是这些梦想希望。
        因为去得晚,只看了三个演出:主舞台的重塑雕像的权利,何勇大叔,以及ROKR舞台的便利商店。重塑雕像的权利,给人彻头彻尾不一样的感觉,主唱诡异怪诞的唱腔是最大的亮点。后朋克的英文歌曲,让人激情洋溢又深深陶醉,不管我们是踮着脚尖伸着脖子摇摆不停还是疲倦坐下埋头抱膝静静聆听。
        何勇大叔出来的时候,全场high到极点,因为那是十几年的回忆,无数人的青春。《姑娘,漂亮》,《垃圾场》,《钟鼓楼》,这些熟悉的旋律一次次响起的时候,多少人手舞足蹈情难自禁。尤其他爸爸出来伴奏那会儿,偶立马回忆起94红磡那些难忘的场面,张楚,窦唯,唐朝。没错儿,也许现在已经不合我的口味,虽然感情真挚但调调简单。但过去总是美好,先驱总是至上。
        主舞台演出结束后,我们仨跑去ROKR舞台看便利商店,但顺便的结果是感觉特别地好。乐队的舞台感很棒,主唱很酷声音很不错,音乐小摇,都很好听。真没想到他们唱的时候下面那么多人特兴奋地跟着和,完全不亚于大牌演唱会的局面。真是年轻无限,激情无限。偶和组长大人都决定回来下他们的专辑听。这不,现在就正在豆瓣试听呢。不过,还是现场更棒。
        唯一遗憾的是,这三天都是上班时间,不能好好从中午享受到夜晚。其实本来是打算昨天去的,因为五五和皮皮在,想和他们汇合。于是前天晚上在MSN上忽悠了组长大人,昨天早上又忽悠了婷婷,还背上书包带了外套相机什么的。结果临下班前五五短信说他们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进去,人特别的多,说如果不是特别爱某人就别来了。想想虽然错过张楚很可惜,但也说不上爱他,更不用说后海大鲨鱼超级市场周云蓬与非门,就放弃鸟。当时是想周五上班但不上课,周四晚上去high比较好,而且浅眠肯定会和我一起。结果今天有车的老史聊发少年狂,偶们就凑他车去了,可是没带相机好遗憾啊。补救的是豆瓣上有很多照片可以下,而且组长大人莫名其妙地随身带了个DV,拍了一些场面,还不错。

        恩,high,而且这周很可能会变成音乐周。如果周末在市区的话,周六晚上可能和浅眠一起去MAO听小虎队二十周年回顾专场。哈哈,下周再上两天班就旅行假了。塔川是没戏了,现在大家在商量是否去盘锦的红海滩。还。。期待25号soho尚都的免费演出,关乎童年,关乎七八十年代。计划整个海魂衫、红领巾和回力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