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3

    昔巷 - [童年]

       某人上周六生日,带我去了一个非常怀旧的店。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安静地隐藏在鼓楼东大街的一个宁静的窄胡同里。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勾起我对小时候那些点点滴滴生活的回忆:比如他们用漆成军绿色的课桌当饭桌,比如他们在墙上到处挂小学生守则,比如他们用毛主席语录笔记本写菜单和出考试题,当然问的都是跟小时候有关的问题,例如救火少年是谁啦,小虎队描写周末晚上的歌曲是哪首等等。反正在那儿,吃的好坏已经没太大关系,玩儿才是重中之重的重头戏:魔方(某人我太佩服你几分钟完成六面的本事了!)、积木、不倒翁、海魂衫、红领巾、回力鞋、老家具、老电器、老杂志、小人书、百雀羚、BP机、黑板报、文具盒、香橡皮、大白兔、变形金刚、双喜茶缸、铁皮玩具、鸵鸟牌墨水,塑料皮笔记本。。。。。。而且确实有很多是现在很难淘到的东西,十分难得。更牛的是,他们的吧台是用一个真正的老公共汽车的车头做的,吧台前面画着斑马线,可可爱了。另外我还特喜欢他们家那面玻璃弹珠做的墙,和摆着娃娃的绿草成荫的小院子。
       边吃边玩,还喝了黑色和白色的麦乳精。在撑得实在坐不下去的时候,恋恋不舍地跟戴着红领巾的班长同学交了学费,离开了这个小院儿。在那个小胡同里溜达,看见一只珠圆玉润的巨漂亮的白猫,在瓦房顶上打着滚撒娇。那一瞬间,真想回到小时候,平房空调厕所都不是问题,住在其乐融融的院子里,和小朋友和猫咪和狗狗们一起吃西瓜一起看星星一起追逐打闹。
       So,向往下老板组织的活动,说是要去阳台山玩童年游戏。不过跳房子跳皮筋我可真是都忘了,但是我会玩儿丢手绢砸沙包123木头人和老鹰抓小鸡啊,哇哈哈。
     
       上周末,白天很热,宅着狂睡。周五晚和某人去后海看球,德国和塞尔维亚,但是没那么精彩,可毕竟是有湖水有凉风有足球有投影的美好夜晚。周六晚,因为在附近吃饭,所以穿过北锣鼓巷北二环旧鼓楼大街鸦儿胡同又奔去了什刹海,溜达了一个大圈,听了一会儿球赛。晚上的水畔凉风,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舒服。周日晚继续和他溜达,走去南礼士路公园看大家跳舞踢毽子踢足球,然后又晃悠到月坛公园。沿着三里河路往回走的时候,喜欢那条路上的一切。

       世界杯终于快淘汰赛了,就等这个呢。之前比赛特激动的,在我看的里面,也就是阿根廷和韩国以及葡萄牙和朝鲜。说实话,我也挺讨厌C罗的,但是我喜欢这个大比分的过程,何况葡萄牙是我曾经喜欢过的国家队,在菲戈戈麦斯和鲁伊科斯塔的年代,即便今年我声称不特别支持任何球队。朝鲜是挺可怜的,但竞技比赛本来就是这样,旁人可以同情,对手的竭尽全力才是最大的尊重。只是希望金二胖金大将军千万别震怒,也希望那些挖煤坐牢的谣言不是真的。你们的Country和Party和将军三者结合得太紧密,这才是最大的悲剧。

       

       这个柜子里面有多少你小时候有过呢?

  • 2010-06-01

    六一 - [童年]

    首先,祝各位怀旧装嫩的大儿童们节日快乐。这个节日我最近几年年年不拉,吃儿童套餐唱儿童歌曲看儿童动画回忆儿童游戏,尤记得某年一边吹泡泡一边吃棉花糖的傻样。今年要继续扮鸵鸟,一会儿带上红领巾去吃儿童套餐并划船。

    此前北京游乐园关闭的消息,还一度让我有小小的去一下的冲动。后来想想算了,那又不是我的童年记忆。我记忆里的秋千滑梯跷跷板摩天轮大飞机疯狂老鼠恐怕都已经化作尘土或铁迹斑斑了吧。现在家乡的人民公园,总让我觉得是属于唱歌锻炼的老人的,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们都在哪里开心庆祝本应属于他们的节日。

    再过几年连青年都不是了,儿童节却永远是心底里最美好的节日。

     

    周末:上周六和BF去爬山,背了个大西瓜在香山和八大处之间兜兜转转,虽然很轻松但总共也耗了六个小时而且胳膊明显晒黑了。不过那天的蓝天和白云都极美,山间的凉风也很舒服。问题就是回来后还继续累得半死,和从美利坚回国的段儿相聚,还有组长大人和小燕儿,叽喳笑闹了一夜,肚子都要笑爆炸了,很开心很开心。但是终究不能永远留着这样的时刻,段儿同学还是要放弃北京回成都发展了。不过姑娘,有梦想多好,和米国帅哥幸福,且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想法。

    好吧,我有BF了,是一个平和的快乐的很善良的有安全感的仍然怀抱理想的会去做义工的生活方式很环保的孝顺但坚持自己想法的爱户外爱旅行爱读书有所有我喜欢和羡慕的爱好的可以和我玩在一起的不束缚我给我自由的理解我不靠谱想法但是自身很靠谱的男的。四年没这么动心过了。

    但是,我会一如既往地热爱集体生活。So,继续欢迎靠谱不靠谱的男女同胞们频繁找我玩儿:)

  • 2009-07-28

    夏日里的童年 - [童年]

      似乎大多数人都一样,关于儿时的记忆,最开心的都留在了夏天。所以,尽管我不会再继续童年系列,但从不刻意的白日梦还是把我拉回了过去,拉回到那夏日的童年。

      我记得某天的艳阳蓝天。中午在家,头顶上吊着钻石牌的大风扇,呼呼地响,身边是绿色的摇头台扇,嗡嗡地吹,但还是躺在席子上黏呼呼地无法入眠,只巴巴地看着窗外浓密的绿树,听那无数声嘶力竭的蝉。可终究不能一直这么赖下去,于是起床换衣,踩上被烤得软绵绵的柏油路,却不小心被晒出的黑色液体把鞋子粘了个遍。这才在睡眼惺忪间发现自己踩的是不能进教室的大拖鞋。这么一来,偶只好慌慌张张地跑回家,慌慌张张地换上塑料凉鞋,又慌慌张张地冲回学校,正是满头大汗焦躁不安。可我记得那么清楚,当我急急忙忙地冲向座位时,桌子上赫然放着一茶缸凉凉的绿豆汤。而新的一锅,正在炉子上欢快地歌唱:)

      我记得某天的如水凉夜。傍晚饭后,小孩子们都跑到院子里一个小小的天台上吃西瓜,稀里糊涂的我还被晾衣服的电线小小的麻了下。然后我们跑到大街上跳皮筋砸沙包在路边的沙堆上挖陷阱,还奔到隔壁单位的家属院和他们那边的小朋友一起抓满墙的蛐蛐。没想到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就抓了一玻璃瓶子,大家想破了脑袋才做了一个决议:就是偶们集体出动奔到院子里唯一的鸡笼前,本着有益于我方集体的思想,监督着某男孩把一瓶子蛐蛐都倒给了这些欣喜若狂的鸡。做完这些后,已是入夜,家长们都好像商量好一样,纷纷把或矮脚或高脚的竹床搬到了门前的台地上。于是孩子们又开始吵着闹着穿梭于各家的台地,偶尔安静地躺下来,伴着满天闪亮的繁星,任凉风轻柔地吹拂:)   

      我记得某天的大雨如注。中午饭后,在窗前感受酣畅淋漓的倾泻,心里有莫名的兴奋。倾盆大雨也没辜负我隐秘的期望,迅速淹没了地面,把小小的巷子变成了河流,把大大的空地变成了湖泊。就这样越发地兴奋起来,连可怜人把自行车骑进被水淹没的窑井都会哈哈大笑。好不容易终于盼到雨过天晴,迫不及待地撒丫子往楼下奔,可没想到水势消散得如此之快,短短几分钟内就剩下几个小小的水洼。于是闷闷不乐地背起书包去上学,却幸运地发现因为施工的关系,一些土堆把我们教室和门前的空地隔成了一个小小的空间,没膝的水还停留在那些地方不能排去。由忧变喜滴我当即就甩了书包鞋子奔向泥泞浑黄的大水坑,放肆着自己期盼了几个小时的欢乐:)

      我记得,我还记得冰棍的甜蜜,记得背心的清凉,记得游泳圈的秘密,记得花裙子的魅力,记得抢着喝的茶水,记得不离手的纸扇,记得那夏日里永不忘怀的童年。

      周末活动总结吧。上周五小马回京,于是晚上一帮人吵吵嚷嚷地跑到簋街聊天拍照片吃酸汤鱼,怀念上个学期的开心和温暖。周六和大部队去龙庆峡,在峡谷的碧水中乘船穿行是最美的享受,恍惚就是回到了阳朔的秀美,再加上北方的雄浑。而且景区外的青山碧水木桥也是美得紧,更有那天变幻无尽的流云。不过耗了相当长的时间在等待蹦极上,没什么感觉就那样悄无声息一声不吭地下去了,超爽,就是被吊着在下面晃啊晃的时候,总觉得我的身子是曲折的:p。周日的向日葵计划取消,因为巨累,再加上蹦极时的安全绳把我的脚踝勒伤了,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上网看书吃东西。周一级花儿回京找我们,在玻璃大厅和老学生一起叙叙旧,又带了搞笑的Andrew和倒霉熊去吃饭,席间笑了个半死。散后送级花儿上车的时候碰到一些事情,由此生出一些善良人难做的感慨,这也许是为什么我又回到童年主题的缘故。你想逃避,可是回不去。

      

      蹦的时候临时被改变下跳的方向,所以小燕儿同学没拍到我的跳跃俯冲,只拍到了我最后被吊着晃来晃去的场景。仔细看,我身子是扭曲的吧,奇怪~~

  • 2008-05-31

    儿童节 - [童年]

       计划是看葫芦兄弟,吃儿童套餐,唱儿歌专场。可现在也没商量出个靠谱的结果。
       志同道合的儿童们哇。
       这不是矫情。越来越觉得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是美好的时代。
       美好的动画,美好的电视,美好的游戏,美好的小学,美好的幼儿园。
       刚才去常看的一个博客。博主说,怀旧,这是多么有安全感的一件事儿啊。
       是吧。当你丢掉越来越多的美好,面对越来越多的恶俗。
       童年系列写了有一年多,越写有越多的事儿涌上心头,所以打算停了。
       停了,却依然记得,
       化了浓妆上台跳舞的六一,小盆友们集体吃冰淇淋的六一,
       能穿最漂漂衣服的六一,有小水桶和红色健美裤当礼物的六一。
      
       在此,感谢这些天跟我聊童年的朋友们,我们一起回忆那些美好。
       特别致谢讨论组的人儿们,连续这么多天。
       以及昨天晚上聊high的同学们,我们热烈歌颂了八十年代。
       你们,大家,儿童节快乐。

       好吧。明天活动夭折的话,我就买好多零食自己在寝室看葫芦娃和小鼹鼠。
       上个照片。热衷于去照相馆取景的八十年代,那个眉清目秀男孩相的小姑娘。

       

       嘿嘿,和一帮女人逛街去拉,没准儿今天提前过。